close
課綱是小事 我更關心青年就業
2015-06-11 02:12:54 聯合報 彭懷真/中華民國幸福家庭協會理事長(台中市)
教育部長去參加課綱座談會,許多學生到場抗議。未來幾天,教育部長要去一些畢業典禮致詞,許多學士、碩士、博士在場聆聽。我比較現實,關心的是這些戴著方帽的年輕人有更好的未來嗎?

課綱只是課本一部分、課本只是課程一部分、課程只是學門一部分,學門更只是學位一小塊。就算把課綱、課本、課程徹底翻轉,如果學生花了好些年讀了學位,卻沒有成為更好的自己,無法迎接更艱難的挑戰,意義也不大。

我今年不去吃任何一場謝師宴,卻在多場職場面試場合擔任主考官。謝師宴固然歡樂,畢業生能找到工作才是關鍵。近年來,我負責的低收入戶關懷、身障服務等方案都持續聘人,八十二年次的已經坐在眼前。求才殷切,但他/她們準備好了嗎?可以面對工作裡的各種考驗嗎?有資格每個月領三萬多塊嗎?

我常思考:我敢聘用自己教出來的學士、碩士、博士嗎?我既是老師又是雇主,身為老師,應該有教無類,設法成全每一位學生。身為雇主,就無法瀟灑,必須找高水準的工作者。做學生,太容易了!台灣的各大學持續降低對學生的要求。做員工,絕對不容易,雇主不敢聘用態度不佳、能力不強的員工。

近十幾年來,高等教育培育出的人力愈來愈不符合就業市場的期待,教育部要負起主要的責任,教育部長更該面對此一現實。可是每一位首長已經被諸如課綱、校園圍牆、網路霸凌、師資評鑑等細節捆住,無暇從整體面思考,更無力推動有效的改革。更因為教育行政體系保守的作風,無法與各種聘用單位對話,來自業界的質疑根本不是教育部考慮的重點。無數的家長、老師、校長都焦慮,擔心自己的孩子、學生前途茫茫,但教育部長、次長或高教司長在乎嗎?

媒體這兩天報導南部一所大學一位圖書館館員兼代教務長、十一個系所的主管,這是傳奇。以後呢?企業接管大學,也許會派出企業界的中高階幹部來負責。就傳統角度,學術界的人可能覺得對方銅臭味重,但如果該校能保證學生經過這四年能進入金融業,做個稱職的幹部,也是好的轉機啊!我就很想與一些社工機構的主管辦一個「以案主需求為優先、能夠擔任督導」的碩士課程,很多機構都缺第一線的社工及具有實務經驗的督導,但各校都在培養一些寫了論文卻不會晤談訪視、不會帶領八十幾年次新鮮人的碩士。

吳思華部長是策略專家,數以千計的人透過他的策略觀點去思考、去突破。我期待他能按照自己所寫的,多站在就業市場的角度調整教育的方向,讓以後的畢業生能迅速融入職場,個個是雇主與客戶喜歡的員工。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