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聯合/從兆豐案看台灣的無真相社會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9-22 03:30 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兆豐金董座張兆順。 本報資料照片
兆豐金董座張兆順。 本報資料照片
兆豐銀遭美方重罰案,經人事洗牌展開調查,結局跌破外界眼鏡。新董座張兆順調查發現,由於紐約分行之「誤繕」,該行與巴拿馬兩分行的交易金額由七十五億被誤報為一一五億美元,憑空多出四十億元;且其中僅三億美元是民間匯款,其餘均為銀行間拆借,不像洗錢。換言之,稍早電視名嘴繪聲繪影的兆豐幫國民黨「洗錢」之說,恐係空穴來風。
但要說兆豐洗錢案完全是一起「烏龍」、一場誤會,對習於陰謀論的台灣人而言,恐怕難以接受。畢竟,兆豐遭到美方重罰是事實,一個月來大家也接受了「洗錢說」之灌頂;如今,突然冒出離奇的「誤繕」情節,許多人都覺得不可置信。於是,民間出現新的陰謀論,認為是張兆順在「編故事」,認為其中必定有其他更不可告人的內幕,甚至可能有綠營人士涉及洗錢。事態發展至此,金融圈反而開始替張兆順擔心,憂心他將困陷兆豐泥淖難以脫身。

張兆順是新政府找來清理兆豐疑雲的人,他的調查結果卻引發更多質疑,顯示此事已難以釐清,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這樣的猜疑循環,在台灣其實並不罕見。當人們習慣用政治動機來論斷事情的是非真假,每剝開一層真相,大家就懷疑底下還有一層未剝開的真相;最後,人們各取所需,只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事,致整個社會無法在共同認知的真相上建立共識。台灣近些年陷於不知往何處去的窘境,人們彼此猜忌,這正是原因之一。

因立場不同而對事物有不同的價值判斷,這是正常現象;但事實真相只有一個,立場再如何分歧,也必須本諸事實立論,這才是就事論事的精神。民主社會應該尊重不同意見,但背離事實及虛偽誇大乃至造假之發言,絕不是值得尊重的異議。更嚴重的是,罔顧事實或純為煽惑群眾的談話,只會消耗無數社會能量,卻絲毫無助推動社會寸進。以兆豐案為例,人們耗費了一個月的時間口誅筆伐,沸沸揚揚,最後真相掀開,竟說是烏龍一場;那麼,一個月來,人們到底在窮忙什麼?

回到事件本身,兆豐可能「誤繕」了交易金額,但要將此事以「烏龍」作結,顯不符比例原則。原因是:一,這不足以解釋兆豐遭紐約州金融服務署重罰五十七億元之原由;二,兆豐以和美方簽有「保密條款」而無法公開說明,顯難言之成理,隱瞞真相才是傷害社會信任的最大禍因;三,此事究竟是兆豐高層顢頇或法遵、外部顧問失職,依然真相未明;四,「誤繕」如何發生,誰該負責,也必須清楚交代。

兆豐是歷史悠久的老店,發生如此嚴重的法律遵循之失誤,已不可原諒;若因手民「誤繕」致發生四十億元落差的誤報,這是更令人駭異的疏失,發條鬆脫嚴重。這些疏誤究竟在什麼脈絡下發生,張兆順必須坦白公開,才足以取信社會大眾,證明管理上的漏洞有糾正和彌補的可能。

進一步看,這些不可思議的疏失,也說明了台灣金融機構體質和生態的落後。事實上,從百尺竿頭收購樂陞案的惡意違約一例,同樣暴露了台灣相關法制的不健全,任由外資豺狼在股市橫行,政府卻無計可施。包括負責委託收購案的中信銀行和中信證券,對於承接的委託客戶未能進行有效的財務評估,這不只是個別金融機構失責,而是我國金融體制落後所致。多少投資人在此案慘賠,但金管會僅開罰數百萬了事,這才是落後國家的徵兆。

局部的真相不是真相,張兆順或林全內閣千萬別以為只要稍揭布幕一角,民眾就會滿足,更不能以為隨便殺幾隻雞即能儆猴。更重要的是,民眾要設法走出「無真相社會」的迷霧,別再任意讓譁眾取寵的名嘴牽著鼻子走。靠傳聞和謠言吃飯的人,最不希望看到真相,這從兆豐事件,即已一目了然。

洗錢﹒紐約﹒中信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