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沉淪與復活邊緣的「世界銻都」

‧新華社 2014/09/22


【新華社】
位於湖南省冷水江市的錫礦山很大,多個山頭連綿不絕。

企業橫亙在山上,遠遠可以看到黑黑的廠房,破敗的鐵皮管道,林立的煙囪。有些廠子分佈在路邊,往裏一看,幾乎沒人,也沒有機器運行。

隨行的人坦言,由於當地礦業不景氣,有時企業為了減少虧本停止生產,每年的生產量不足生產能力的一半。

這裡是「世界銻都」所在地。傳說中,明末嘉靖年間當地一戶地主偶得「神石」一塊,斷言手中的銻礦是錫礦,此地因而錯獲錫礦山之名。1897年,錫礦山開辦了中國第一家銻廠。當地人告訴我,「世界銻都」並無虛言,這裡曾經銻資源儲量世、銻品產量、銻產品品質都是世界第一。

然而,它現在最新的稱呼是「資源枯竭型城市」,山脈下閃著黑金光芒的銻已經被開發了117年,礦區幾近掏空,而採礦帶來的環境污染更成為當地發展之痛。

沿途的山坡上,記者看到許多黑色的礦渣廢料。當地環保部門透露,錫礦山地區遺留有歷史堆存的含重金屬廢礦渣達7500多萬噸,不少就散落在山林田野之間,其中砷鹼渣約100萬噸左右,這種在銻的冶煉過程中產生的廢渣含有「砒霜」原料砷,是極易溶於水的危險廢棄物。

煉銻砷鹼渣處理是世界性環保難題。幸運的是,目前錫礦山的大型企業閃星銻業已取得對砷鹼渣回收利用技術的重大突破。2013年3月,閃星銻業擴建的5000噸∕年的砷鹼渣綜合回收無害化處理生產線投入試運行,歷史遺留污染問題有望得到解決。

我們的越野車一路向前,記者看到,那些點綴在礦區間的房子破敗不堪,發黑的磚房門窗緊閉。間或看到路邊建設有水泥觀眾席的戶外籃球場,青草已經從籃球場破裂的地面衝出。不遠處,依稀可見政府採購一新的社區健身設備,顏色非常鮮豔,但周圍的青草長得更為瘋狂,幾乎將它們淹沒。

雜亂無章的青草對於錫礦山來說仍是一個好的信號。由於環境嚴重污染,錫礦山無植被保護造成土地石漠化面積達到8萬畝,連生命力極強的棗樹也無法存活。冷水江市與湖南省林科院進行七年合作,選出適宜在重金屬含量嚴重超標的土壤中生長的木本樹構樹、翅莢木、大葉女貞、楸樹,並連續三年把錫礦山作為全市義務植樹的主戰場,此後,樹木和青草才重新回到這一荒涼之地。

更大的問題在於居民的生活如何持續。礦區居民必須忍受砷污染的水、瀰漫煙塵的煤灰,更不幸的一撥人,由於家就建在礦上,在礦區繁盛的日子裏,這些住戶往地下挖60釐米就能見到礦,少數人也在自己家院子裏偷偷採礦去賣,和企業一起掏空礦山,但畢竟沒有人因此能發財,而更大的悲劇卻不可抵擋的來了。

在錫礦山寶大興礦區居民居住的地方,不少住房出現裂縫、傾斜,用腳踩踏地面便會傳來「空空」的回聲。礦區成為被掏空的巨蟹,當地居民生活在僅有4、5米的「蟹殼」上,提心吊膽。

據介紹,保大興地區共有2350戶處於塌陷區,其中有1070多戶位於危險區150米以內,予以先期安置。由於資金不足,當地目前僅建設了897戶安置房,盡管政府給出相當程度補貼,但由於貧窮,不少居民難以承擔高額的搬遷費用,這些安置房有許多無人居住。

為應對資源枯竭和環境污染的狀況,冷水江市2010年開始整治錫礦山涉銻企業,原有84家銻品冶煉企業整合成9家,採選企業也從11家整合到4家和1個探礦權。今年,計劃將上述企業整合成一個集團。當地政府希望提升產業結構,加大環保治理徹底擺脫資源型城市的發展困境。

離開錫礦山時,記者突然看到城外那驚豔的碧綠色江水和岸邊聳立的石崖,猶如美人鑲玉的綠飄帶,讓人們驚詫地回憶這座城市曾經的豐腴與美麗,期待她能早日重梳嬋鬢,容光煥發。

【2014-09-22 新華社】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