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聯合筆記/當男人變成照顧者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5-12-03 01:49 聯合報 梁玉芳

隨著大選戰鼓頻催,長照政策是各陣營對壘的重要議題。包括財源從哪裡來,是靠稅收支應,還是人民、雇主與國家付費的保險制?壽險業的龐大資金能不能插手長照產業,這會是業者的藍海,還是老人的苦海?

這些都不會有簡單答案。對台灣來說,若能藉此把議題一次說清楚,或許還來得及打造一個你我能夠安心的未來。

長照議題,千頭萬緒,其中的性別觀點,政治人物少提及,卻是必須考慮到的。相較於「女性與照顧」議題受到關注,男性照顧者似成了政策中的隱形身影。

近年數起「照顧者變成殺人者」不幸事件後,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近日提出「高風險家庭照顧者」指標,提醒朝野警覺,但列居第一危險指標竟是「男性照顧者」。不免令人疑惑:「男性」真的危險嗎?沒有性別歧視嗎?

看似政治不正確的警示,是來自家總第一線服務的觀察與調查。一是男性照顧者人數攀升,二是男性照顧者更乏支持網絡。

過去約八成照顧者是女性;如今四名照顧者中,就有一位是男性。隨著老年人口增加、子女數減少、離家發展等因素,愈來愈多男性成了照顧者。男性面對照顧壓力,更不知所措、孤立無援。

許多是「老顧老」的爺爺級照顧者,如今步入暮年的男性向來缺乏照顧者的角色扮演,缺乏照顧技巧與心思。當「家後」倒下,要從「飯來張口、茶來伸手」,變成為另一半處理吃喝拉撒,艱難與窘迫可想而知。但那個年代的男性拘謹教養,也使得他們更難向外吐露與求援。

另一族群的男性照顧者,可能是單身、獨子、或中年失業,取代女兒或兒媳,成了失能父母的照顧者。在習慣以工作成就評價男性的社會中,在家男人不免有「魯蛇」的社會壓力,也以此鞭笞自己。

當「家庭照顧」任務,不能像北歐國家視為一個政府給薪、享有工作福利的正常、正當職業,台灣的壯年男性照顧者承受的內外壓力可知。

這也難怪,家總指出,近五年發生的照顧悲劇中,選擇以「解除對方痛苦」來終結照顧困境的男性照顧者高於女性。

今年初,父親淚問廿一歲腦麻兒「大家都累了,殺了你好嗎?」下手掐死兒子再自首;四月,八十一歲老先生不堪照顧壓力,將五十八歲中風妻子送到殯儀館。去年,照顧妻子十年的八十四歲老者刺死病妻後自殺。還有,那位將長釘打入病妻腦門的老先生,至死堅持他是愛妻。

在國外,也有同樣的現象。美國老人醫學專業醫師溫納克寫道,因為寂寞、孤立與沮喪,因而奮不顧身殺人後自殺的,往往是年長跋扈的丈夫所為;他們發現自己承擔看護角色,而情況變好的機會渺茫。

溫納克照顧一對老夫婦,丈夫堅持「家裡值錢東西太多,不要有陌生人照顧」,拒絕協助的結局竟是他持槍射殺病妻。溫納克醫師在遺憾之後,開始主動詢問高齡照顧者他以前不敢啟口的問題:「你有槍嗎?」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