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聯合/洪秀柱的演說將決定她的高度
2015-10-16 01:53:23 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國民黨明天將舉行臨全會就「換柱」問題作出決定,「朱上柱下」的可能性極高。面對此一形勢,很多人會說洪秀柱受到了莫大委屈,她需要安慰和鼓勵,甚至認為黨中央應作出特殊安排。事實上,洪秀柱此刻最需要展示的是一種高度,一個證明她不虛此行的高度,這也將影響朱立倫接手的高度。

洪秀柱在七月十九日獲得全代會提名時,發表了《勇敢承擔,疼惜台灣》的演說,她引用了《美麗島》一曲的歌詞,也提到「番薯不驚落土爛」的俗諺,闡明自己的心志。而在十月十七日的臨全會上,她可能因黨臨全會的決議而中止參選,無論如何,她都將有機會發表一篇演說。在那種情況下,這篇告別演講的重要性,恐怕不亞於她的參選演說。因為,這將決定洪秀柱的政治高度,以及她留給社會和國民黨什麼樣的印象,乃至可能給選舉留下什麼影響。

國民黨之所以弄到必須召開臨全會以陣前換將的地步,並不是洪秀柱的錯,而是黨內那些居上位而尸位素餐的領導人必須負最大責任。這些國民黨大老和決策階層,平日對於黨內的接班和人才培植問題漫不經心,及至大選臨頭又對於總體的決戰部署和策略雙手一攤,袖手不顧。不僅如此,包括馬朱王吳又放任自己的人馬在幕後攪局,不斷放話挑撥黨內猜忌,讓彼此的互信和共同的團結付諸流水。在這種情況下,洪秀柱勇敢擔當,意外出線,至少幫藍營擋了三個月的攻勢,功不可沒。

當初洪秀柱參加初選,曾宣稱自己是志在「拋磚引玉」。如今若不是她當時「破磚」的四成六民調後繼無力,若不是黨中央發動換柱的操作太粗糙,從「拋磚引玉」的角度看,未嘗不是初衷圓滿。也因此,洪秀柱大可不必太過感到遺憾;至少,這場選戰,人們看到了一個瘦小女子的勇敢身影,比起那些藍營的諸多男將要強悍、果敢太多了。

然而,也許是受到幕僚及支持者的影響,洪秀柱近來的發言卻流露出一股不平,有時不掩其憤怒的怨懟。例如,她聲稱「想當花木蘭,卻變成岳飛」,暗示自己遭到「莫須有」的罪名;她批黨強辭奪理、誠信蕩然,批朱立倫喪失格調等等。這些,對她而言雖然是「憤怒有理」,但也不能當成「詈罵無罪」而無限上綱;因為,所有的言詞都將反射回自己身上,變成檢視其政治高度的指針,這是洪秀柱必須謹慎之處。

一個有高度的領袖人物,應該要能引導其支持者,而不是被支持者推著走。藍營許多檯面政治人物表現得吞吞吐吐、吶吶難言,主要原因就是他們的領導位置是建立在職位的權威,乃至利益及資源的分配權,而不是具有真正領導群倫的見識和氣質,因此往往會跟隨支持者的簇擁而躁動。洪秀柱的大選之路走到今天,其實也出現了類似的徵兆,她似乎漸漸被身邊人士牽向比較偏激的路線,從而掩蓋了她原有的直率及敢言的魅力。她的兩岸論述一再朝統獨光譜的右邊偏趨,導致中間選民走避,竟連國民黨內同志都覺得不堪負荷,這才是導致換柱的主因。洪秀柱其實不必自視為犧牲者,從促成黨的警惕與反省看,她這幾個月的角色沒有白費。

本報日前社論《朱立倫、洪秀柱如何感動台灣人民?》,對朱洪兩人如何為國民黨這個危局注入力量,深有期許。然而,「感動」人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要招致人民譏嘲、冷感、乃至反感,卻是咄嗟即得。也因此,經過這番椎心刺骨、死地求生的提名周折,國民黨所有坐視局勢殘破至此的領導者,尤其是動見觀瞻的朱、洪二人,絕對必須謹慎他們在臨全會的一言一行,力求為這個垂危之局灌入新的力量,而不要再輕率破壞。

簡言之,洪秀柱明天在臨全會的演說,會是決定她此生政治高度的里程碑。如果她只關注自己的失落、委屈和憤怒,如果她只想批評、自辯和發洩,那就不可能產生什麼感動人的力量。如果她拋開自己的情緒和追隨者的失望,從黨的團結、社會的價值和國家的未來出發,瞻顧大局,心繫百姓,那麼她就可能從這場悲劇中昇華,觸發社會和黨內更積極的力量。對洪秀柱明天的演說,我們有此期許;那樣,才能給接下來要上場的朱立倫「出師表」足夠的壓力。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