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民眾惶恐 該看到的人卻無視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10-16 03:52聯合報 李凡/退休教育工作者(南投市)


與一位家族長輩談財產問題,他考慮不將財產留給子孫;我建議他交給政府或信任的單位處理幫助弱勢生獎學金事宜,他嘆口氣說:「現在能相信誰呢? 」

長輩提到,親戚將二千萬放在他信任的寺廟,定期頒發獎助學金;但幾年後,那些錢不了了之,「連拜神的都無法讓人信任,還有哪裡? 」

長輩感嘆說起當年,蔣經國的儉約、孫運璿院長的廉潔、許多國營事業董事長的勤奮…,都讓人打心底服氣,願為台灣未來而努力;但現在台灣民眾相信誰? 誰能獲得他人信任?

我說信任一個人是很危險的,縱或信任的人有超強領導力,但當他離去時,是否一切就崩盤了?「所以還是應該建立制度。」我這麼說。

他看著我,眼神滿是難過,然後從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的霸道,說到華航罷工、收費員補償及今日勞工例休假問題等作為,一派「我就是要這麼做,不然你要怎麼樣」的手法,「法律能耐他何?制度能耐他何?」

我爭辯說,某些制度不合時代本來就該修。

長輩嘲弄我,「政府是你們老師的雇主,與你們簽約之後,可以想改就改,你竟然還大談制度!若連政府都可以想改就改,台灣已不僅政府、制度都沒有可信度,甚至連做人基本原則,都喪失了。」

「你還相信你相信的制度或原則嗎? 」我樂觀的點點頭,長輩笑我「死鴨子還硬嘴」,他問我看到下一代的能力趨弱,難道對未來還有信心?

我接著說,不要對下一代灰心,或許有些人會對下一代憂心,但想想過去我們不也讓長輩們煩憂,不也認為一代不如一代。

與其煩憂下一代,不如想辦法壯實下一代,其實下一代有些能力是我們所不能及的,雖然某些時候判斷力不足,但想想經歷一次次錯誤後累積的經驗,不就是在增加做正確判斷的智慧嗎?

長輩笑著說,「辯不過你」。我說,我只相信我該相信的,也深深期望我該相信的值得我相信;若沒有甚麼值得相信,那活著該有多惶恐不安呀!

「現在大家活得很惶恐不安,但該看到的人看不到,這是你不得不相信的事實。」

蔣經國﹒黨產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