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互信崩解 怎麼拚經濟?
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7-12-26 00:22聯合報 胡志宏/博士生(新北市)
勞基法修法,引發勞團抗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勞基法修法,引發勞團抗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現在的台灣社會,執政黨以多數的優勢執意推動前瞻建設、一例一休、轉型正義等立法及政策,讓議場成戰場,藍綠衝突不斷,朝野互信盡失,社會撕裂,勞資互疑,完全沒有互信的文化,不斷累積互不信任的負向社會資本,經濟困局當然難解。

資本,在一般經濟學中的定義為「在市場中具備預期收益的投資資源」,分為人力資本及物質資本(或財務資本)兩類。但另一種被忽略的資本,就是存在於社會網絡結構之中的社會資本,必須遵循其中的規則、信任才能獲得行動所需的社會資本,社會資本不屬於個人或企業,而是鑲嵌於社會網絡結構中。

二○一三年黑心油食安事件後,味全及義美兩家公司有著截然不同的發展。味全因疑似前負責人的企業倫理及食安議題,讓公司陷入品牌危機造成連三年虧損;義美則因為食品把關的形象,深植於消費者心中,因此在情感上也給予高度認同,在營運上持續受惠。這些都是品牌、口碑及商譽等社會資本所產生的效應。

網路時代造就的Airbnb 和 Uber,透過科技打造出一個社會分享平台,通過高效的社交網絡評論分析供需關係,同時促進雙方責任體系的信任(如房東和客戶互評),快速累積口碑社會資本,帶給酒店和出租車產業極大的衝擊。

經濟學家亞當史密斯認為資本經濟的運行仰賴「一隻看不見的手」,但在現實的環境中,政府會制定法律、制度來規範,而整個市場也會依社會風氣、道德、倫理形成一種隱形的社會制度,建立彼此信任、形成社會資本,因此可以降低社會及政策協商的交易成本,如此一來企業才能放膽投資,經濟才能活絡。

國際上不同民主社會及自由經濟的國家,同樣推動基礎建設及國家戰略,為何成果會不同,其原因就在各國文化、習慣、風氣、倫理所累積的社會資本而有所差別!台灣過去的民主成就及經濟奇蹟成為許多國家學習的對象,何以今日陷入如此困境,或許就是社會資本的消失;期盼執政當局能好好思考,找回並重建台灣「信任」的社會資本,才能在快速多變的國際大環境中重新建立競爭優勢。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