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子扮納粹惹議/仗義反納粹 卻無視慰安婦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12-26 03:01聯合報 吳珊珊/台北城市科技大學行銷與流通管理系副教授(台北市)


報載因為光復中學學生校慶變裝納粹造型遊行,引起以色列、德國的關注,除光復中學校長出面道歉外,更驚動總統府發布新聞稿譴責,教育部揚言要行政懲處教職人員,還要扣減私校補助款,昨天校長更請辭負責。筆者絕對同意學生扮演納粹之舉太無知、太超過,但無法理解為何要上綱至由總統府出面譴責,教育部的扣款作為,更值得討論。

此事件中,德國和以色列對於納粹言行的關切,理所當然。德國作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加害國,戰後深切反省猶太屠殺事件,誠心道歉,除了在首都柏林建立猶太死難者紀念園區,警惕後人勿重蹈悲劇;經濟上賠償受到迫害的猶太人;一九九四年通過「反納粹與反刑事罪法」,嚴禁宣揚納粹和種族仇恨,並嚴懲任何發表否認納粹大屠殺的言論者,獲得了與歐洲國家和解的機會。猶太人立國的以色列,對於歷史傷痛當然不能忘卻,極力追捕納粹餘黨,更對全球任何有關使用納粹圖像或手勢的個人或機構,提出嚴正抗議和譴責。

但此事件中小英政府的角色,則令人莫名。且先按下日本侵華暴行所造成的傷痛不表,對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日本強拉台籍婦女作為日軍的慰安婦一事,小英未曾直言譴責,亦未曾強烈要求日方賠償,行政院長林全甚至口出「慰安婦可能是自願」向小英交心;而今對學生納粹變裝,則立即表達譴責,要追究責任、嚴懲學校,實令人費解。

相較於以色列集全國之力,不計代價追懲迫害者的積極態度,小英政府對於曾迫害台灣人的日本政府極盡討好態度,形成強烈對比。作為台灣首位女性總統,小英不為台籍慰安婦主張正義,卻選擇為猶太人伸張正義,實屬矯情。

筆者認為,光復中學變裝事件,學校已出面道歉,社會的討論亦已達到以色列代表處希望的教育目的。教育部的扣款之議,懲罰了誰?除了法律依據有疑義之外,只會讓以後所有帶活動的老師噤聲,更讓變裝的學生成為全校同學的批判對象,相信無人會樂見此事後續的傷害。

這兩天在一片撻伐學生無知、無國際觀的聲浪中,聯合國安理會十五個理事國中,除了美國首次在此議題棄權外,十四個理事國一致決議,譴責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占領區屯墾的行為違反國際法,要求立即停止。近來許多文章討論我國史觀的角色設定,筆者倒是很好奇,教育部的歷史課綱中,除了本國史的自我角色設定外,對於以色列在中東的角色,是由誰決定?又如何設定?是美國和以色列的史觀?還是伊斯蘭世界的史觀?

納粹﹒以色列﹒猶太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