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丟給勞資協商?勞動條件開倒車
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7-12-26 00:10聯合報 蔡昌男/台鐵運務人員(高雄市)
台鐵產業工會依法休假被嚴懲,台北車站大廳售票窗口前,一名票務人員利用休息時間站在...
台鐵產業工會依法休假被嚴懲,台北車站大廳售票窗口前,一名票務人員利用休息時間站在櫃台後方吃漢堡,胸前還貼著印有「支持產工、休假無罪」的貼紙,凸顯員工無法正常休假的問題。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勞基法修法爭議之一,就是把很多問題都交給工會或勞資會議解決,看似彈性,背後恐有待商榷。

當大家覺得工會代表基層的聲音時,在台鐵有很多人想退出工會,卻無法退出。今年春節,由台鐵運務人員所組成的台鐵產業工會,發起依法休假的抗議行動,就是不滿企業工會長期的不作為(工會高層大多是非運務人員),漠視運務人員過勞以及血汗班表的問題。

現行法令規定企業工會需強制入會,但違反卻沒有規定罰則或退會淘汰機制,反而造成企業工會「只能加入,不能退出」的怪象,也曾向交通部、勞動部陳情這個不合理的現象,卻始終互踢皮球。

台灣勞工參與工會的比例偏低,勞資地位不平等讓大多數的勞資會議徒具形式,再加上不能真正為基層發聲的工會,勞資協商只會讓勞動條件更走回頭路。

二○一三年日本NHK記者佐戶未和,報導東京都選舉加班過勞心臟衰竭而死,事後調查,死前一個月竟加班一五九個小時,被認定是過勞死。日前日本電通新進職員高橋茉莉,也因為長時間加班過勞而罹患憂鬱症,最終選擇結束年輕的生命;電通社長為此引咎辭職,並誓言改善公司加班惡習。

反觀台灣,資方說「台灣哪裡有過勞死」;北醫護理人員連上十三天班後猝死、全聯員工在工作崗位上倒下、客運駕駛過勞頻傳,在這個「資高勞低」的勞動市場,對不合理班表,我們有說不的能力嗎?

在台鐵,出來說不的代價就是還有二○一個人被記大過;我不解的是,只是爭取「勞動條件最低標準」的權利,何過之有!況且,勞基法規定的不是最低標準嗎?政府不去思考如何向上提升,卻反而更偏向資方,當初要跟勞工站在一起的言論,如今聽來,格外刺耳!

高橋過勞死案,東京地方法院最終判罰日本電通約合台幣十三萬元的罰金,也許有人會感嘆一條生命竟如此廉價;但在台灣,如果一再的勞檢或再多的裁罰,慣老闆都不怕的話,我們是否可以師法日本,對屢次違法的雇主課以刑事責任,也許這樣才能有效嚇阻違法!

也許抗議的勞工撼動不了你修法的決心,逝去的生命也改變不了你堅定的意志,但請不要忘記你現在走過的痕跡,未來將變成你最好的助選員,檢視你是否口是心非。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