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經濟/勞動市場結構劇變 宜速謀對策
2017-09-17 03:47經濟日報 經濟日報社論



近年來我國人口結構產生了前所未有的變化,連帶衝擊到勞動市場。主要是面臨兩個轉折與兩個問題,政府必須妥善因應,否則對台灣經濟發展非常不利。

第一個轉折是工作年齡人口開始減少。台灣15歲到64歲工作年齡人口,在近年來增加非常緩慢;而在2015年達到1,737萬人最高峰後,2016年已經下降為1,729萬人,而且未來減少的速度會更快,對於勞動市場供給,形成重大壓力。

第二個轉折則是65歲以上老年人口將超過15歲以下年輕人口。以往台灣15歲以下年輕人口遠超過65歲以上老年人口,不過近年來差距迅速拉近。2016年台灣65歲以上老年人口為310萬人,而15歲以下年輕人口則為314萬人;在今年即將產生交叉,65歲以上老年人口將超過15歲以下年輕人口,而且未來差距會持續擴大,台灣已面臨嚴峻人口老化現象,對於國家財政更形成沉重負擔。

特別是台灣的勞動參與率原本就不高,2016年勞動參與率為58.8%,這個比率在過去幾年並沒有太大變化。與鄰國勞動參與率都超過60%相比,台灣勞動參與率一直偏低。另外台灣女性勞動參與率也不高,2016年為50.5%,僅略高於日本及韓國,低於其他主要先進國家。

低勞動參與率伴隨人口老化現象,不利於活絡勞動市場以及人力素質提升。雖然人口老化為已開發國家的常態,但是台灣人口老化的速度遠超過其他國家,以致提前發生工作年齡青壯人口下降的情形。

另外台灣勞動市場也面臨以下二大問題,進一步阻礙勞動市場品質的提升。

第一個是「晚入早出」的問題。晚入是指青年晚入職場,台灣青年平均約21歲才進入職場;而早出則是指中高齡勞動者提早退出職場,大約平均57歲即離開職場。這會使得沒有足夠年輕人力挹注於勞動市場,另外有經驗的勞動力提早退出職場,對於勞動市場也是一種損失。

「高出低進」是台灣勞動市場面臨另一重大問題。高出是指高階專業人才移出,近年來各國競逐人才,鄰近國家大量挖角台灣高階專業人才;再加上企業全球布局的影響,人才普遍外移,台灣早已成為人才淨輸出口;在諸多國際評比指標中,均顯示人才外流問題已衝擊到經濟成長。而低進則指移入主要人力是以婚姻移民及藍領勞力為主。

綜合以上說明,台灣的勞動市場不但已經處於量的不足,在質的方面也在走下坡;政府不可僅從少子化及高齡化的角度出發,而應以更宏觀角度建構整體的策略,才有可能脫離目前的困境。

除了完善生養環境、鼓勵生育,倡導早婚早生等措施,以舒緩高齡化現象。政府也應解決年輕人晚入職場的問題,在引導學生順利進入職場方面,推出更多元化的政策,包括振興技職教育,落實產業合作,強化青年創業知識,並完備青年創業法規等。而在因應早出問題方面,政府應強化中高齡勞動力再開發及再運用,可以有效運用這些勞工技能與工作經驗,才能優化台灣人力資源。

在高出低進問題上,低進主要是彌補基層勞力之不足,可以根據各產業發展階段而做調整。在高出方面,政府必須增加吸引人才的管道,因為解決人才供給赤字的問題,非短期可以奏效,所以必須優先擴大吸引國際人才以補足缺口。除了專業白領人才外,也應加強吸引國際青年人才,以及強化在台畢業僑生留台工作的輔導措施。

但是目前攬才留才政策並未到位,使得台灣不但人才外流,由於普遍存有保守心態,對於吸引優質人才政策進度更是緩慢,目前仍卡在立法院的「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雇用法」即是一例。如果未來台灣人口持續老化,勞動人口減少;本國人才不足且持續外流,外國人才進不來,台灣如何能與外國競爭?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