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文比例?沒開竅吧?
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7-09-02 03:33聯合報 范疇


高中國文課綱話題延燒,姑且不論文言文比率是否調降,不少學者皆認為古文教學有改革必...
高中國文課綱話題延燒,姑且不論文言文比率是否調降,不少學者皆認為古文教學有改革必要。 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人腦思考的進行,主要靠語言下的概念形成,還有概念之間的關係。因此,語言能力的上限,相當程度決定了思考能力的上限,甚至創新能力的上限。近來高中職國文課綱修訂引起的文言/白話比例之爭,我認為客觀的標準只有一個:文言文教育能否提升台灣人的思考能力。
文言文與思考能力的關係,可以從一個文字遊戲看出端倪:舊式茶壺蓋上有五個字排成環狀—可以清心也。請問,這五個單字,可以排列組合成幾個意思?答案是五個:可以清心也;也可以清心;心也可以清;清心也可以;以清心可也。

再問,這五句話,台灣高中生讀得懂幾句?能欣賞其中哪幾句?為什麼有幾句讀得很明白,有幾句讀得懵懵懂懂?五個字都是小學三年級就學過的字,到了高中就變成「有些懂有些不懂」的文言文?

再請教英文老師,你能不能找出五個英文字,也能「合法的」排出五個句子(德文、法文、日文、韓文、阿拉伯文...老師們都請試試)?

這現象的底層語言學、心理學、神經學的理論太深,文短不能論。此處只提一點:所謂的「文言文」,其精華就在「一字一意」,也就是一字一概念;學通了,人腦中的神經元立體鏈接網路就形成了,人的「觸類旁通」、「舉一反三」、思維擴散力、新概念創造力就強化了。

再舉一個例。白話文「同學」,小學一年級都會用。但如果某個一年級生突然指著窗外樹上的兩隻貓,和老師說:老師,你看那兩隻貓「同樹」欸。這個老師恐怕得當場暈倒,因為,他的這個七歲孩子的天眼開了,已經懂得了「同」跟「學」是可以拆開使用的兩個概念,並且可以和其他的概念創新組合,以表達新體驗。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為什麼有說服力?因為這八個不同的單字把八個不同類別的概念扣成了一個論證。「秋水共長天一色」為什麼美?這七個字可是七個不同的概念啊。若你懂電影,你就知道這是最厲害的蒙太奇。

再回到「可以清心也」這五個單字。每個字的「詞性」,隨著和其他單字的前後位置關係,可以從主詞變成受詞、名詞變動詞、形容詞變副詞。這又是「文言文」的厲害,代表了人腦的一種特殊的神經交通結構。若你懂一點物理學,你就知道文言文是一種「帶有量子特性」的語種。

相對而言,「白話文」是更口語方便自然的語種。遺憾的是,在文言白話化的歷史過程中,由於教育者本身的無能,使學生失去了理解一字一意的能力,以至於以為「聰明」是一個概念,而不知道內含「耳聰目明」兩重概念。這種能力的喪失,社會代價很大,例如,台灣人到現在還搞不明白,「民主」這兩個單字放在一起,其實可以代表兩個南轅北轍的意思:「人民作主」和「為人民作主」,因而一會把自己當公民,一會把自己當百姓,兩種便宜都要占。

至於「唐宋八大家」是否好,這是主觀甚至無聊的辯論。如果客觀上老師無能利用文言文的特質,加強學生腦中的概念聯結創造能力,那麼「宇宙八大家」來了也沒用。如果老師本人的腦子是通的,那麼十首五言絕句、三五篇短文章也就足夠開竅了。教育部和那些玩政治的,你們的竅開了嗎?(作者為跨界思考者)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