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凱/兆元基建莫忘20年機捷慘痛教訓
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7-03-07 00:38聯合報 馬凱


歷經廿年,望眼欲穿的機場捷運終於通車。長時間延宕使桃園機場功能大受損害、造成無數進出國門旅客的無謂損失;而且原本零出資的納稅人,最後多付一二七七億血汗錢。這一場血淋淋的教訓,千萬不可白白放過。尤其此案還涉及一次領先全世界的公共建設實驗,這場實驗又關乎金額數十百倍於此的公共建設。實驗雖然慘痛失敗,但其中蘊藏著寶貴的經驗;若以此為師,痛下決心去蕪存菁,其價值遠過於流逝的光陰與上千億公帑。特別是眼前蔡政府正規畫規模上兆的前瞻基礎建設,其中泰半是交通建設,機捷經驗正足為前車之鑑。

無論各方如何解讀,揀拾出多少致命的錯誤,真正造成機捷延誤廿年的罪魁禍首則早已湮滅於故紙堆中,了無人知。

這要從一個大膽的建言被一群大膽的評審委員認同說起。早在一九九六年機捷規畫要以BOT方式興建之初,一次評審委員會中,我嚴肅地提出一個問題:台灣人頭猖獗,政治勢力又高度介入地皮炒作牟取暴利;因此幾乎每一起重大交通建設,有力人士都會左右其路線與出入口,先人一步掌控附近的地皮,而在投入巨額公帑時,大獲暴利。此歪風由來甚久,無以戢止;唯一的對治之道,不是杜絕炒地皮,而是設法讓炒地皮者出資建設。

此論點自是顛撲不破,在場眾評委亦多心有戚戚焉,問題只在於如何讓炒地皮者出資興建。我大膽主張:機捷招標時,只規定若干必要條件;如台北站至機場的行車時間,路線則由投標者自定。事先掌握地價可能大漲的區域,預估其差價,做為興建機捷的費用。此一破天荒的實驗性主張獲得認可,即在公開對外招標時,容許投標者自定路線。

五家投標廠商,三家無意炒作,路線沿高速公路兩側規畫;有兩家的路線進入有大量建地的城鄉地區,惟其路線則如出一轍。據悉乃是規模較小的一家委由日本技師選定;另一家則不知其來處,但因其政治網路亨通又矢言政府零出資而雀屏中選,正是得標後未積極投入興建,四年後與高鐵局終止議約的長生國際;但生米煮成熟飯,連履約保證金十億也從交通部手中取回。結果此公司不費一兵一卒而大獲全勝。

其後蘇貞昌院長決定政府自建,由零出資大增為一二七七億元;而且,由於沿線利益團體強力捍衛,不許回歸沿高速公路興建的簡易路線,乃使炒地皮利益完全實現,而全民皆輸,此一大膽創新的思維也湮滅無蹤。

躬逢機捷正式通車,政府手中正握有地方政府提出逾五千億元的各式交通建設,根據追加預算的往例,最後的費用上兆亦不足為奇。可惜的是政府財政拮据,又達舉債上限,難為無米之炊;而這十餘起交通建設所創造的天文數字炒地皮利益,卻將落入許多腦滿腸肥的政商亨通者手中,由全民一起來埋單。

精通財政理論的林內閣其知若不遜於廿年前那幾位評審委員,當可深深體會箇中三昧;如果有足夠的膽識魄力,即當以機捷為前車之鑑,極力消除其瑕疵,做好防弊摘奸的準備,真正實現炒地皮者出錢建設、政府零出資而全民皆能享受機捷交通之利,就真是善莫大焉!

(作者為經濟評論者)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