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台灣人的悲哀與被歷史愚弄的李登輝
2015-08-22 02:17:29 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李登輝這輩子都在玩弄別人,然而,他自己最終也難逃被歷史愚弄的命運。之所以落入這個宿命,是因為他心心念念無法忘懷自己「生為日本人」的光榮;然而,由於中華民國抗日戰爭的勝利,使他掉進了「生為台灣人」的悲哀軌道。即使當了十二年中華民國總統,活到九十幾歲,他卻仍不斷地試圖回到過去,回到他「生為日本人」的時代。

當全世界都在紀念並反省二次大戰結束七十週年,台灣前總統李登輝卻投書日本右翼媒體,以他和其兄李登欽自願加入陸軍和海軍為例,稱當時的台灣人「身為日本人,為了祖國而戰」;他同時指控,馬英九總統紀念抗戰,只是為了「騷擾日本」、「討好中共」。滿篇荒唐言,讓人錯愕。這些媚日辭令,只說明李登輝是一個虛偽、矯情而自卑的雙面人,他是自己記憶的俘虜,也是被歷史困陷的人質。

李登輝說的沒錯,台灣沒有參加抗日;因為當時抗日的是中華民國政府,台灣則是被日本當成在東亞侵略的一個前哨站和掠奪站。但李登輝說台灣和日本七十年前「同屬一國」,則是大錯特錯;因為台灣從來不屬於日本國,台灣只是日本以武力脅迫割據而得的殖民地。被殖民並不可恥,但歷經七十年的解放及民主化,若有人還在崇拜殖民主、思念被殖民的日子,這豈止是「老番顛」,這根本是李登輝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像李登輝這樣仍以「日本皇民」自居的台灣人或許不少,但是,像他這樣當過十二年中華民國總統、至今仍在享受退休元首禮遇的人,竟能公然說出「釣魚台是日本領土」、「志願入伍為祖國(日本)奮鬥」之類傷害國家主權及尊嚴的人,卻是絕無僅有。一直以來,李登輝的真心話,台灣人都要透過日本媒體才能得悉;而他每次面對日本媒體,就立刻自動矮了三截,說出失格的皇民言語。這些,難道不是對台灣人民的羞辱,對台灣主體性的踐踏?

當年,李登輝在總統任上接受司馬遼太郎訪問,曾說出「生為台灣人的悲哀」,慨嘆台灣長期受「外來政權」統治的無奈。那次談話,引起不少爭議,有人認為那暴露他的反中意識及台獨思想,有人則解讀為他深具本土情懷。如今看來,謎底已經揭曉:李登輝的怨嘆,是嘆他自己「生為日本人」,卻因日本戰敗被貶為次一等的「台灣人」,因而感到悲哀。而在他心目中,即使貴為台灣總統,也不能彌補他失去日本人身分的遺憾。

正當全世界都在反省「侵略」與「殖民」戰爭這兩項主題時,當過十二年台灣總統的李登輝,卻完全忽略日本在東亞發動侵略戰爭的本質,更故意裝作看不到台灣被殖民的事實,而企圖以個人「孺慕之情」及「愛國赤忱」的角度切入日本發動的侵略戰爭,藉由對日本的歌頌,來反責中華民國政府。這是他個人媚日的愚頑表現?或者他以為中華民國抗日八年的歷史、台灣人民遭日本殖民半世紀的悲情,可以被他隻手劫掠並置換?

可笑的是,李登輝當年曾被譽為「民主先生」,今天他卻一馬當先,在那裡幫連日本政府都已公開道歉的侵略戰爭粉飾開脫。那些言論,有良知的日本人聽了,恐怕都會感到不安與不妥,甚至覺得羞愧。更嚴重的是,對台灣而言,李登輝高唱了廿多年的「台灣意識」,如今水落石出,竟只剩下一個「日本崇拜」之碑文,看不出他心中有任何一絲台灣「主體性」之存在。老實說,馬總統認為李登輝的言論羞辱了台灣人民,難道對民進黨而言,不會覺得李登輝的言論不妥嗎?對於那些認真的台獨運動者而言,又豈能接受這樣毫無台灣主體意識的論調,而認李登輝為「台獨教父」嗎?

九十幾歲的老人,根深柢固的感情認同,外界要改變他的想法恐不容易。但值得警惕的是,對照李登輝的「日本祖國論」及反課綱運動之「崇日」,多年來台灣沸沸揚揚「本土化運動」與「台獨意識」,在撇除表面的「反中」泡沫後,究竟還留下多少真實的台灣主體性?

李登輝用台灣悲情遮掩了數十年心思,掀開之後,只剩一顆赤裸裸的日本心。而這麼一個翻雲覆雨的人物,台灣政治竟任其操弄了數十載,社會不倒退才怪。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