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溪在旁…賞螢步道護欄斷尾
2015-09-08 07:46:45 聯合報 記者賴香珊/鹿谷報導
image
民眾走到麒麟潭賞螢步道末段,旁邊卻未設置護欄,安全堪慮。 記者賴香珊/攝影
分享南投縣鹿谷鄉麒麟潭賞螢步道是熱門賞螢景點,每逢賞螢季總吸引大批遊客,但步道末段卻缺乏護欄,僅用黃色警戒線圍住,民眾恐因視線不明或推擠而掉落溪床,向民代陳情,盼公部門能盡速維護改善。
縣府觀光處長王源鍾說,賞螢活動集中在夜間,步道安全性很重要,會勘後發現步道最末端並未施設護欄,造成安全上疑慮,將設法改善,趕在明年4月賞螢季前,強化步道安全措施。

鹿谷鄉麒麟潭旁野溪因水源純淨充沛,是當地螢火蟲重點復育區,因此每到4、5月螢火蟲繁殖季節,潭區周邊豐沛生態總能吸引遊客前往健行賞螢,促進地方觀光商機,但步道措施未妥善修復,恐衍生意外,令居民和業者相當憂心。

「夜間視線差,沒注意踩空就可能跌落野溪。」當地陳姓居民說,賞螢步道末段之前因鄰近土石崩落,造成護欄毀損,雖有圍警示帶,提醒民眾小心行走,但到了晚上,警示帶就失去作用,相當危險。

台中遊客吳碧燕則說,賞螢步道前段護欄完善,但走到後段卻突然沒了護欄,要是民眾沒有注意,以為護欄狀況跟前段一樣安全,過於靠近,就有可能不慎跌落,加上步道和野溪高低落差大,真要摔下去,後果不堪設想。

縣議員許淑霞接獲陳情後向縣府反映,她說,想看到美麗「螢姿」,賞螢步道照明難免降低,在視線不明狀況下,全仰賴周邊護欄等安全設施,盼能盡快施設護欄,確保遊客安全。

台中推彩色斑馬線 上學更安心
2015-09-08 07:46:43 聯合報 記者余采瀅/台中報導
image
台中市推動「學安計畫」,在國中小校門口設置彩色斑馬線,有綠底白線與黃色腳丫,盼能提高安全性。 記者余采瀅/攝影
分享台中市推動「學安計畫」,在國中、國小校門路口劃設彩色斑馬線,提升學童通行安全,目前已完成30處,預計明年底前完成85處;市長林佳龍昨至大甲文昌國小視察,他強調,如果反映不錯,將加倍施作。
市府表示,校門口的彩色斑馬線以綠色為鋪面基底色,搭配白色枕木紋行穿線,路口兩端增加橘黃色腳ㄚ子,引導行走方向,加強識別行人路權範圍,提高安全性。

交通局長王義川表示,多年前在日本街道看到通學道,有助提升學童穿越路口的安全,決定仿效劃設彩色標線,透過鮮明的色彩視覺輔助,讓車輛看到就能放慢速度,禮讓行人通行。

王義川說,海線地區砂石車多,路口大車速度快,通學步道建置不完善,「學安計畫」從海線出發,目前已完成外埔、大甲、大安、梧棲、清水、沙鹿、大肚等30處國中、國小校門口設置,每校經費約20萬,今年底前在太平、烏日新增5處,明年將爭取1千萬元,再增設50處。

「花小錢顧安全。」林佳龍表示,只要國中、國小願意施作,市府就會編列經費辦理,希望劃設的綠斑馬越來越多,讓人車看到就能減速慢行,降低車禍發生率。

大甲文昌國小老師許嵐婷說,彩色斑馬線醒目又美化,可減少車輛在斑馬線上違停,讓交通秩序更順暢。讀小六的林詠瀅說,斑馬線顏色鮮明,吸引用路人注意,讓大家更想走斑馬線。

徐姓家長說,彩色斑馬線只是輔助,學童不一定會乖乖走斑馬線,還是需仰賴交通指揮較有保障。

埔里球場不夠用 公所爭經費
2015-09-08 07:46:48 聯合報 記者陳妍霖/埔里報導
image
埔里鎮綜合球場的戶外籃球場因無遮雨設施,少人使用,鎮公所計畫爭取經費蓋雨棚。 記者陳妍霖/攝影
分享南投縣埔里鎮綜合球場因設有遮雨棚,有如室內籃球場可遮日擋雨,常吸引籃球愛好者前往打球,不過也因使用人數太多,場地不敷使用,埔里鎮公所計畫爭取經費,希望增加籃球場地,服務廣大的運動族群。
埔里綜合球場為社區型運動場地,24小時全天候開放,籃球場有分室內及戶外,因戶外籃球場無遮雨棚且為水泥地,長期經風吹日曬,已出現水泥龜裂,社區民眾要打球通常會選擇室內球場,也有愛打羽球者、愛跳土風舞的社區媽媽,都擠在場內從事運動。

埔里鎮長周義雄說,因鎮內的籃球場少有遮雨設備,一般國中小學的籃球場也以戶外居多,因此綜合球場的使用人數多,除一般社區民眾外,學生是大宗,也有暨南大學學生來打球。

image
埔里鎮綜合球場平日上午時段人潮較少,其餘都是尖峰時段,有球友反映場地不敷使用。 記者陳妍霖/攝影
分享
南投縣教育處體育保健科長蔡振發說,以鄉鎮市等級的運動場來說,在南投縣13個鄉鎮市裡,埔里綜合球場的設備完整,規格是數一數二了,吸引運動人士來使用,人數一多,場地一定會不敷使用。

埔里鎮的籃球風氣興盛,鎮公所計畫向體育署爭取經費,將重新提報規劃案,在周邊的戶外籃球場加蓋遮雨棚以及增加籃球場地。


員林漢心舞團 銀得捷克人的心
2015-09-08 07:46:51 聯合報 記者林宛諭/員林報導
image
員林漢心舞團參加捷克國際民俗藝術季拿下銀牌獎,舞團受捷克當地媒體青睞,攻佔不小篇幅。許多舞者平常在各行各業,為了藝術季的演出參加集訓。 記者林宛諭/攝影
分享彰化縣員林漢心舞團參加捷克國際民俗藝術季拿下銀牌獎,及觀眾票選人氣第一名,團長游月說表示,帶團員出國表演,讓更多人看見台灣;團員曾有在雨中、半夜表演的難忘經驗,今年還有一對團員「情定新天鵝堡」再添一筆浪漫情懷。
舞團多年來常受邀參加各國國際藝術節,游月說表示,到了國外才知道,很多外國人連台灣的名字都沒聽過,,他們踩街表演時,就拿出國旗亮相,今年更帶著剛升格的員林市旗出國。

雖然站上國際偶爾會被「小看」,游月說表示,無論是住宿等級、接送規格會有大小眼,小國、黃皮膚有時會被歧視,但當團員的東方舞蹈開跳,就讓外國人眼睛一亮,在法國、加拿大等藝術節也都曾獲選為最佳演出獎,獲獎後隔年再受邀,待遇立即提升。

團員與各國舞者的交流也讓團員更有國際觀,隨團音樂老師許舒涵說,國外表演團隊中科班出身算少數,許多舞者平常在各行各業,為了參加藝術季的演出,他們會集訓,展現對藝術熱情。

參加藝術節讓團員們有很多難忘經驗,包括踩街一走就是數小時,各隊還拚人氣,也曾遇到下雨,樂師和舞者只好「快轉」表演,在歐洲國家的藝術節活動經常是辦到半夜十二點還在「狂歡」。此次團員范博凱在表演中腳還受傷,也奮力完成演出。

舞團中2名伴奏老師江子逸與陳彥婷此次也「情定新天鵝堡」,兩人因4年前加入漢心表演行列而認識,此次江子逸在新天鵝堡向陳彥婷求婚,全團都感染他們的幸福滋味。

農民當老師 教孩子認識食物
2015-09-08 07:46:45 聯合報 記者賴香珊/鹿谷報導
近年來食育觀念抬頭,許多部門機關投入推廣,南投鹿谷鄉農會更從過去多向農民宣導,擴大到校園教育,並協請有共同理念農民當農務教師,指導孩子下田實作,盼健康飲食與環境友善的觀念能深耕孩童生活。

鹿谷農會總幹事林義能說,建立孩子對食育食安的認知須從小做起,而校園內雖有自然科教師,但農務仍以有實務和具相關研究經驗較能了解透徹,因此農會較學校擁有更充足農業資源,種植各項作物的農民就是能分享農務的現有人才。

鹿谷鄉廣興國小去年為因應食安風暴,設計玉米長大等體驗農務課程,但因相關經驗缺乏而向農會請益,農會為此特別派員進校輔導,還協助學校在校園內開闢2百多坪農場,讓孩子進行分區分組耕作,當起農夫並記錄觀察蔬果成長歷程。

鹿谷農會推廣部主任魏碧瑤說,透過農務實作讓孩子學習不受限於課本,從觀察和動手摸索讓農村文化及有機觀念在校園扎根;隨著學生對傳統農耕了解漸深,今年改請有水耕職能的農民進一步指導,讓孩子對農作方式有更廣泛認識。

廣興國小校長黃應欽則說,針對綠色生活教育和有機耕作,農會有條理的計畫輔導,不僅讓孩子親近泥土,擁抱農業,部分農業收成還能設計義賣,收入則可援助鄉內弱勢團體,或成為食安推廣基金,讓農務教育實作更具回饋社會意義。

泥淤港 船擱淺 漁民趕不上早市
2015-09-08 07:46:42 聯合報 記者余采瀅/台中報導
image
松柏漁港泥沙淤積嚴重,漁民捕魚回程時,塑膠筏擱淺在港口前,趕不上早市,生計大受影響。 圖/李榮鴻服務處提供
分享大甲松柏漁港泥沙淤積嚴重,漁民捕魚回程時,塑膠筏擱淺在港口前,趕不上早市,生計大受影響。
市議員李榮鴻痛批市府枉顧漁民生計,要求盡快清淤。台中市海岸資源漁業發展所表示,近日將發包清淤。

松柏漁港因海水及東北季風都會帶來泥沙,淤積在港口;李榮鴻表示,過去市府每年編經費每年清1次,今年清淤工作拖到現在還不做,接下來東北季風就要來了,淤積問題會更嚴重。

他說,不少漁民捕魚回程要趕早上9點早市,結果早上7、8點海水稍稍退潮,他們被擱淺在港口前,必須再等1、2個小時海水上漲才能進港,因此趕不上早市,生計大受影響;他要求市府馬上清淤,否則不排除率漁民抗議。

海資所長林倫廣表示,市府每年編經費清淤,但清起來的泥沙堆置在海岸旁,海水沖刷後仍留滯在港內,為了釜底抽薪。

林倫廣說,除了清淤外,今年再向經濟部第三河川局爭取經費,將泥沙裝袋,堆疊在海岸,有護岸功能,可惜今年爭取補助來不及。

林倫廣說,原本8月要清淤,但因為在等第三河川局的補助經費,結果到現在沒下文,泥沙淤積嚴重,影響漁民生計,不能再等下去了,這兩天會上網發包進行清淤。

下雨難採收 竹山番薯貴了3成
2015-09-08 07:46:47 聯合報 記者賴香珊/竹山報導
image
近期氣候變化大,番薯產量和品質都大受影響。 記者賴香珊/攝影
分享受到氣候影響,南投縣竹山鎮番薯近期因雨水多,若冒雨收成,番薯品質將受損,農民只好停止採收,產量因此略為下滑,每台斤上看30元,但最讓農民擔憂的是,連日陰雨無法下田種植,恐影響盛產期產量。
竹山番薯農楊錦富說,突如其來的雨水期讓番薯含水量多,要是現在採收不僅皮相差,甜度也大打折扣,很多農民索性不收成等天晴,加上還沒到盛產期,因此量少價揚,比之前每台斤15到20元還貴上3成。

竹山鎮因地理環境特殊,沙質土壤適合栽種番薯,目前整體種植面積約40公頃,多集中種植在下坪里和延正里,番薯口感綿密Q甜,受到消費者喜愛,就算目前尚未盛產,仍有民眾下訂購買,要求農民「加減賣」。

「忽熱忽濕的,不只地瓜吃不消,連人都快受不了。」65歲陳姓番薯農說,8月颱風來襲後,天氣變化大,上午「日頭焰」,下午卻下大雨,番薯產量和品質都受影響,就算趁放晴時搶收,仍不耐放易發芽。

他也提到,去年雨水少、溫差大,番薯盛產且好吃,只是過去8月中旬就開始栽種,但今年氣候反常,雨水又多,到現在還是陰雨不斷,要是雨再不停,農民無法整地種植,就怕今年初冬沒有好番薯可吃。

烤番薯李姓業者則說,這陣子雨水多,品質落差大,但因近期銷量很好,所以就算原料價格較高,還是得買進,得在採買前先行篩選品管,選擇大小適中,外觀較佳,且頭尾沒黑點的番薯。

小學念到研究所 松竹寺全包了
2015-09-08 07:46:52 聯合報 記者黃寅/北屯報導
北屯區松竹寺回饋社會,寺廟周邊6里的低收入戶家庭子女,讀書學雜費將由松竹寺全額負擔,可以從小學讀到研究所!松竹寺管理委員會主任委員陳慶福昨宣布這項好消息,未來還研究擴大到中低收入戶清寒學子。

陳慶福指出,松竹寺有183年歷史,是當地信仰中心,寺廟供奉「水流觀音」香火鼎盛,不忘回饋社會,補助附近松強里等6里急難救助金每年各20萬元,守望相助隊、環保義工隊分別各補助12萬和3萬元;附近6所國中、小每年都獲贈5萬-10萬獎學金。

寺方本月決議,要擴大對清寒學子補助,只要低收入戶的孩子願意求學,將從國小補助到研究所,讓孩子把時間用在專心讀書,不必分心去打工,估計每年支出250萬元,有200多人受惠。

陳慶福說,寺廟匯集十方信眾的善款,弘揚觀世音菩薩救苦救難的精神,要把錢發揮最大功效,未來還會擴大照顧範圍。

水流觀音 怎麼來



松竹寺供奉開基祖「水流觀音」,至今有183年歷史;相傳清光緒十年(1830年)夏天,有天黑雲密布,下起傾盆大雨,洪水氾濫卻飄來1尊木像,停留在寺廟後方竹林,等到水退,有孩童把木像供奉在竹林內膜拜,相傳神像曾化身替產婦接生,衍生出雞酒、油飯答謝的習俗。

農地又染重金屬 彰化農民:能怎麼辦?
2015-09-08 07:46:41 聯合報 記者簡慧珍/和美報導
image
彰化縣和美鎮再檢出55公頃農地遭重金屬汙染,農民很無奈。 記者簡慧珍/攝影
分享
環保署今年檢驗彰化縣東西二、三圳灌溉流域農地,土壤含超量重金屬的面積多達115公頃、653筆,受害農民近千人,怨聲載道,抨擊政府「取締汙染不力,只會拿農民開刀」。

環保局長江培根昨天表示,將率全國之先,在灌溉流域上游劃設逾200公頃管制區,區內工廠的排放水質須符合灌溉水質標準,否則開罰甚至勒令停工,從源頭杜絕汙染。

汙染農地九成集中在和美鎮,少數分布彰化市、鹿港鎮。和美鎮大霞、南佃、源埤里的二期稻作綠油油,幾乎每塊稻田樹立汙染控制場址的白色告示牌,刺眼又突兀。

「能怎麼辦?」和美鎮農會理事楊棋燉的農地雖沒汙染,但為同區農民抱不平;他指出,農友鑿井抽取地下水灌溉,農地竟然遭重金屬汙染,汙染源到底從何而來?「實在乎人想攏嘸」。

農民張火燈的農地檢出重金屬超標,「到底怎麼驗的?」他不滿地表示,認定標準不一,令人難以信服,政府應全力追查汙染源,不要找藉口強迫停耕。

農民紛紛抱怨,高汙染工廠林立農村之間,農地土壤檢驗不合格項目銅、鋅、鎳、鉻,都是電鍍加工常用的重金屬元素,汙染源不難追查,政府若嚴查偷排,怎會「汙染農地驗不完?」

今年2月停耕的農民沒領到補償費,向縣議員賴清美、立法委員參選人陳文彬陳情。昨天陳文彬表示,環保局與農業局要合力完成企畫書,上呈環保署申請補助,因行政部門橫向連結不良,「中央和地方互踢皮球」,地方農民遲遲等不到補助款。

環保署今年2月檢驗東西三圳灌溉流域,檢出約60公頃、357筆農地的重金屬含量超標,520名地主和農民受害;8月檢驗東西二圳的水尾支線、西勢支線及大霞、源埤、南佃灌溉區,檢出約55公頃、296筆農地遭重金屬汙染,殃及396名地主和農民。

江培根說,2月停耕補償費預定本月中旬匯入地主和農民的金融帳戶,8月驗出重金屬汙染農地,環保局和農業處即日起一周內割除尚未結穗的稻子,並造冊申請環保署撥發農作物補償費每分地1萬7500元。

政府發錢補償 至於復耕…沒保證


每次發生農地重金屬汙染,爭執點總是聚焦補償費,深究台灣農人與土地的感情,農民真正在意應是土地的未來命運,政府除了發錢補償,更要給農民「土地不死」的復耕希望。

彰化縣民國71年爆發鎘米事件,迄今農地仍擺脫不了重金屬汙染,以往藉由檢驗稻穀確認汙染地點,環保單位近年採積極作為,從既有的汙染點擴大檢驗同一灌溉流域的土壤,如提肉粽揪出一大串遭汙染農地。

農民依時序默默耕種,換來土地莫名被汙染,必須停耕數年,憤怒情緒早已隨著汙染事件再三發生,逐漸轉化為無奈地接受事實,唯有寄望交給政府整治後,土地可以再利用。

只不過整治完成的前例似乎未如預期樂觀,出現土質過於鬆軟不適耕種、建議先種非食用作物,甚至有些整治後不出3年,又驗出重金屬含量超標,再度插牌停耕,都讓農民難以理解和接受。政府若無法有效克服整治後的農地活化利用瓶頸,光是給錢,也難撫平農民忐忑不安的心情。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