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登革熱防疫不能再分南北
2015-09-08 01:21:30 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登革熱疫情急劇惡化,全台確診病例已達六千例,僅台南一地即五千多例。疾管署預估,到十一月的高峰,可能飆破三萬例,較去年高雄創下的一萬五千例將倍增。中央原本以疫情侷限於台南市,宣布不介入地方的防疫工作;但面對入秋後疫情漸漸進入高峰,中央與地方都沒有遲疑的空間,必須進行全台「防疫總動員」。

防疫專家指出,疫情正在跳躍式擴散,「北部人別高興得太早」;此話聽來刺耳,卻是不假。對抗登革熱,不能再分南北。六千例確診病例,已達歷年認定登革熱「大爆發」的程度。從八月十日出現第一個死亡病例迄今僅一個月,已確認有十例死亡,這還是低估之數,實際死亡人數可能達十七人。可見,過去一個月的防疫工作恐怕沒有抓到重點。由前疾管局長蘇益仁慨嘆「台灣最缺蚊子專家」,即可概見防疫存在「藥不對症」的問題。

除了台東縣,其他縣市已紛傳登革熱確診病例,多數患者都因造訪台南帶回病毒。這顯示,登革熱的擴散不是僅靠病媒蚊的雙翅傳播,移動快速的人流也助長了疾病的散播。目前,沒有一個縣市敢誇口病毒進不來,各地的疫情嚴峻程度恐怕相差無幾,只是檯面化程度不同而已。

事實上,去年爆發大流行的高雄市,今年當地確診病例仍獲有效控制,可見積極的防疫作為是防止疫情擴散的不二法門,及早防疫才能阻絕四鄰的病媒蚊擅闖。台南市今年登革熱大爆發,一則是輕忽防疫作為,且藥不對症所致;市府推給連日大雨、老天爺不幫忙,是太弱的理由。

至於所謂台灣「缺少懂蚊子的專家」,這種說法,正顯示先前的防疫作為無法切中要害。台南市長、副市長、衛生局長都是醫師出身,均有公衛及醫學的專長;問題在,實際對抗登革熱時,需要的科際整合卻未落實。台灣並不缺蚊子專家,登革熱也不是什麼新興疾疫,大學昆蟲系教授都懂雙翅目病媒蚊;但如果聽不進蚊子專家的建言,撲滅病媒蚊當然難見成效。

連日來,也出現了嬰幼兒與年長者的確診病例,顯示有些病媒蚊棲息於室內。昆蟲專家曾建言,要防止疫情擴大,應先著眼於棲息室內活動的埃及斑蚊,依據其活動習性,設計室內消毒、噴藥的作業對策;消滅具有叮咬能力的成蚊,才可能抑制疫情蔓延。

至於棲息於淺山、郊外的白線斑蚊,過去的研究顯示,其傳播登革熱的能力遠遠不及埃及斑蚊,昆蟲學界的田野調查,有足夠的數據支持這樣的立論。根據這些科學支撐,可知登革熱的防治優先序,應以撲滅室內埃及斑蚊為重;但如今的局面,布重兵在室外消滅孑孓,卻忽視傳播疫情主嫌埃及斑蚊,難怪疫情持續延燒。

撲殺積水容器潛藏的病媒蚊幼蟲當然重要,但同樣需要科學支撐。雙翅目的廣義蚊類有三千多種,只有埃及斑蚊與人類的居住環境關係最密切,且成蚊叮咬多在夜間,靠溫血動物呼吸時的二氧化碳排放指引目標,且吸完血到產卵前,多在室內暗處棲息。根據這些特性,目前以室外噴藥為主的防疫動作,雖然也是該做,但顯然不應列在最優先;且噴藥前應瞭解斑蚊習性與一般家蚊不同,幼蟲孑孓的呼吸行為也存在差異。

值得注意的是,台灣登革熱的病毒傳播,已經從過去的「境外移入」轉變為以「本土型為主」。這意味病毒已能越冬,以「滯育」的生存潛能度過入冬低溫的不利環境,次年開春後結束滯育,開啟新一波的生存輪迴。簡單說,病媒蚊、病毒已在台灣立足,登革熱的防疫工作必須排在政府行事曆上,不能等確診病例出現才啟動。

去年世界衛生組織(WHO)發表的年度報告便指出,登革熱是成長最快速的傳染病,出現登革熱疫情的地方不再是低緯度、熱帶的少數國家,出現本土型登革熱的國家早已破百;且經由經貿、觀光等人流突破國家的疆界,壁壘。由於台灣「一日生活圈」的成形,登革熱的傳播早就突破行政區的界限……。WHO這份報告最關鍵的建言,是必須全民動起來,隨時注意清除生活周遭的病媒蚊孳生源,才可能打贏防疫戰爭。

入秋的第一道鋒面已來到台灣,千萬不可因氣溫略降而減少防疫力度,因為,疫情高峰才剛開啟。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