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社論/蔡政府必須回答的問題:誰下令付款?
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7-11-16 23:51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慶富案愈演愈烈,到底是誰下令國防部挪支預算撥款,蔡政府必須說清楚講明白。 本報資...
慶富案愈演愈烈,到底是誰下令國防部挪支預算撥款,蔡政府必須說清楚講明白。 本報資料照片
獵雷艦案高潮迭起,在總統府強烈駁斥慶富副董陳偉志入府的報導後,隨即查出他確曾於去年九月底入府,會見了時任新南向辦公室主任的黃志芳。但以黃志芳當時之職位和權責,未必管得到國防部和慶富之間的撥款關係;而眾所周知,慶富獲得軍方的廿四億撥款則是事實。也因此,是誰居間媒合喬事,下令國防部挪支其他武器設備預算交付慶富,則是蔡政府必須回答的問題。若少了這片拼圖,獵雷艦弊案即不可能有公正的全貌。

先前,外界對此案的關注一直放在最初的招標作業是否放水涉弊,及一銀主辦聯貸是否有圖利之失。但從近日曝光的案情看,整個獵雷艦案的幕後運作和行政疏怠均遠比想像複雜。此案不僅貫穿馬政府和蔡政府兩朝,也催化地方部門對慶富的招攬競逐,更暴露國防部的監督無能及缺乏原則。最嚴重的是,政府編織了一個「國艦國造」的美夢,卻拿不出堅定的意志和不茍的執行力促其實現,反任各方將這個大夢當成「錢」與「權」的幻影瘋狂追逐,結果當然夢碎。

錄音檔曝光之後,各方矚目的焦點均在:誰有這麼大的本事下令軍方提前支付廿四億元第三期履約款給慶富?這個問題又可拆成三個子題:第一,根據雙方合約,縱使慶富造船進度超前,若國防部該年度未編列預算,軍方可以延付;但國防部不知受了誰的壓力,竟急急挪用其他軍款支付。第二,國防部強行從三軍的九項武器採購預算中,挪湊了廿四億元提前付給慶富,這除了涉及違反預算法,沒有損及國軍武力的完整部署嗎?第三,海軍在去年底即已向慶富支付這筆款項,但國防部官員在立法院備詢時,竟說謊聲稱未付。這除涉及欺瞞國會,更是惡意誤導,使此案無法受到體制的正常監督。

從另一個場景,更可印證國防部對於公帑滿不在乎的心態。近日立委在國會質詢軍方為何挪支廿四億預算給慶富時,國防部副參謀總長執行官陳寶餘竟然暴怒,反嗆說「我們是作戰單位,不是算帳單位」、「明明是慶富違法,不要劍指國防部」。這樣的辯詞,恐怕沒有太多說服力。試問,是作戰單位,就可以閉著眼睛胡亂撥款嗎?而如果軍方不任由慶富或其他幕後人士予取予求,該監督的進度如實監督,該遵守的預算原則依法執行,慶富如何能把獵雷艦捅出這麼大的漏洞來?

再看,高雄市海洋局長王端仁主動向慶富獻策,如何綁標奪取興達港標案,這在一個官箴清明的政府,根本是不該發生的事。然而,陳菊市長在事發後一方面幫王端仁的清白辯護,一方面又讓他辭職以紓解民進黨所承受的質疑,這其實是沒有原則的作法。包括偵辦此案的高雄地檢署,也一邊觀察案情發展,一邊修改自己的辦案立場。因此,當陳偉志聲稱去過總統府「溝通」時,雄檢竟主動發布新聞稿,指陳偉志是「誇大其詞」;但兩小時後,當總統府證實陳偉志去總統府會過黃志芳,雄檢立即改口說陳偉志曾在偵查庭坦承會過黃志芳。雄檢的自打嘴巴,明顯是在觀風望向,為執政者護航;如此投機的司法機構,真能還給人民真相嗎?

慶富案發展至今,人們要思考的,恐怕不只是「國艦國造為先,或追查弊案為重」的問題,也不只是「是馬政府要負責,或蔡政府責任大」的問題。而是,為什麼藍綠政黨皆認為極為重要的國艦國造政策,政府在推動過程中卻毫無意志、毫無決心、毫無規範,放任它越走越偏,最後變成一堆碎片?更可怕的是,即使事後的反省究責,所有部門都在敷衍塞責,只想怪罪對手。究竟是誰下令國防部挪支三軍武器經費給慶富,至少是蔡政府可以解答的問題;否則,推諉卸責當道,國防部怎承擔得起造艦重任?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