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的歷史課:和平從來不容易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A-A+
2015-11-17 02:03 聯合報 羅智強/自由作家(美國波士頓)

巴黎的恐怖攻擊,震撼全球,也引起了世人高度的關切與同情。臉書的大頭貼,亮起了一片紅藍白的法國國旗,表達對在法國恐攻事件中不幸罹難者的哀悼,以及對法國的祝福。

十二歲的大女兒也關心此事,忽然問我:「爸爸,巴黎恐怖攻擊,是怎麼一回事?」

我愣了一下,竟不知從何說起,我不想簡單的從「天使與魔鬼」的二分法說這件事,想了想,我先在internet打開google地圖,輸入敘利亞。我決定幫女兒上一堂國際關係與世界歷史的簡介。

「這件事,要從敘利亞這個國家,中東這個地區開始講起。在這裡,有個叫做『伊斯蘭國』、信奉伊斯蘭教的組織,他們占據了敘利亞與伊拉克的部分地區。這個組織,被美國等國家視為恐怖組織。但在談伊斯蘭國之前,要先談談中東地區長期的宗教衝突與種族衝突,這就要從以色列復國說起…」說著說著,我把游標指向位在敘利亞西南方的以色列。

我從二次世界大戰時,德國屠殺猶太人說起,講到大戰後以色列復國,中東陷入長期的宗教衝突與種族衝突。接著講到了伊斯蘭教的不同教派,在中東許多國家內的長期對峙,以及美、俄等大國各自暗助不同派別角力。

隨著「故事」提到的國家,我則在google地圖上,不斷的游動,順便向女兒介紹這些國家。

「這個地區內戰不斷。而有些派別勢力,把矛頭指向了西方世界,決定報復。便開始在西方世界的國境內,進行所謂的『恐怖攻擊』,而西方國家把這些攻擊行動,稱之為『恐怖主義』。最大的一次恐怖攻擊,是二○○一年在美國發生的九一一事件。那時妳還沒出生。」我把紐約雙子星大樓倒塌的視頻打開給女兒看。

接著,我切入伊斯蘭國在敘利亞與伊拉克的狀況,由於其血腥統治以及屠殺斬首的恐怖作風,造成敘利亞近千萬的難民流亡,其中數百萬湧向土耳其與歐洲國家,形成了歐洲嚴重的難民問題。我同時講到三歲小男孩亞藍,為了偷渡到歐洲,不幸遇到船難的悲劇。亞藍倒臥沙灘的照片,引起了歐洲國家的人道反思,但也加劇了歐洲國家處理難民問題的分歧。

然後,我切入到巴黎恐攻。談到法國在敘利亞對伊斯蘭國採取的軍事行動,最後,才告訴女兒巴黎恐怖攻擊的概況。

這一堂歷史時事課,不知不覺竟說了快二個小時,由於中間女兒還不時提問,我還得從出埃及記開始帶到以色列在復國前的歷史。女兒聽得津津有味,後來被媽媽三催四請,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回去睡覺。

把女兒哄回房間睡後,我忽然想,雖然我們對巴黎恐攻的死難者難過不捨,但這並不是一個二分法就能簡單回答的問題。我很高興女兒問起了這個問題,也讓我有機會從歷史深度去思考這件事。

回顧這些錯綜複雜的歷史恩怨,不免感嘆,和平,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吧。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