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寫本《台灣政壇紅樓夢》吧… 致我親愛的英九兄
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7-03-16 04:40聯合報 彭懷真/東海大學社工系副教授(台中市)



前總統馬英九因涉教唆洩密案,遭北檢起訴。 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親愛的英九兄:
前天得知您被起訴的新聞時,正巧聽蔣勳敘說紅樓夢的十八回,也就是賈元春回娘家的那一段。眼眶有些濕潤,內心十分激動。賈元春如果不進宮做妃子,其實很快樂,但為了家族的利益,走上不歸路。雖然享受榮華富貴,卻也失去了單純的幸福。

這些年關於您的畫面太多,但我始終記得您辭官回政大教書,開舊的豐田下車抱著課本的那一幕。還有到仁愛路中廣大樓做節目,為各公益團體發聲的場景。如果您繼續教書,繼續做公益,會不會是比較好的選擇呢?

馬老師在政大看來很快樂,但國民黨無數大老像賈府裡的長輩,寄望賈元春幫忙穩住長久以來的光榮與利益。經過掙扎,講了兩百多次不選台北市長的您,以超出七十多萬票打敗了陳水扁。從此,政壇如深宮,以為不可一世卻失去了自由。

人生苦短,自由最可貴,快樂太重要!怎麼樣快樂呢?做自己最快樂,展現真我最快樂。角色愈多,就像賈元春返家時身上所穿戴的,壓著人透不過氣來。衣食住行,自由自在多好。光著腳走在田埂上比穿著高跟鞋走在大飯店要快樂,吃著粗茶淡飯比在總統府裡的國宴要快樂,睡在自家的棉被窩裡比搭專機趕來趕去要快樂,自己開老爺車愛去那去那,比起元首出巡車隊威風卻惹路人厭。

輕鬆翹腳讀紅樓夢,比看公文看計畫看媒體罵自己,要快樂多了。當然,看一些告自己的法院訴狀,更不快樂。

英九兄,以後常常要跑法院了,還好您的身體特別好,無須常跑醫院。法院與醫院,都不是快樂的地方,也很難透過政治力量使其快樂。無論司法怎樣改革,從來沒人注意到如何使法院不要如此不快樂。其實,還是可以使這裡有些溫暖,有些人性。我曾帶領團隊在台中地方法院辦理家庭事件服務,從裝潢到擺設,從同仁的言談到與法官的對話,從聯席會議到個案研討,我都希望能帶來些許快樂、些許溫暖。

法律人被告,上法院,想必百感交集。就像當醫生變成病人,感觸特別多。我有位醫生朋友最近在急診室躺了一晚等不到病房,第二天上午六點,我去探望。他在擁擠的急診室裡說:「一夜,看盡人生百態,以後要對病人好一點。」

親愛的英九兄,日後您會在法院看盡人生百態。您常呼籲大家要做志工,期盼您成為關心被告者與被害者的終身志工。在法院所見,看到台北市政府、國民黨中央黨部乃至總統府都看不到的情景。您的文筆挺好,何不寫下來,何不藉此發抒心情,何不藉此找回當年陽光自在的馬老師?

當然,如果您能藉此寫《台灣政壇紅樓夢》,又用蔣勳那樣的聲音緩緩道來,就太棒了。別忘了,曹雪芹是在心酸痛苦中,寫下「字字看來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尋常」的經典呢!

渴望快樂的讀書人 彭懷真 敬上

蔣勳﹒國民黨﹒政大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