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把活路外交走成死棋
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7-06-14 02:10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針對巴拿馬與我斷交,蔡英文總統(左)昨天神情凝重,和秘書長吳釗燮(右)一起進入記...
針對巴拿馬與我斷交,蔡英文總統(左)昨天神情凝重,和秘書長吳釗燮(右)一起進入記者會場。 記者邱德祥/攝影
距去年底聖多美普林西比與我斷交半年之後,巴拿馬總統瓦雷拉昨天宣布和中國大陸建交。這是蔡英文總統就任一年來,台灣失去的第二個邦交國。第二次出手,中共挑選了與我國具有百年邦交情誼的巴拿馬下手,不啻表明它對蔡政府兩岸政策的不耐,因而出此重手。

巴拿馬方面由總統瓦雷拉親自宣布此事,看似該國珍惜台巴有過的情誼。瓦雷拉除稱台灣是個了不起的國家,也希望我方有「建設性而平和的反應」;但他隨即說出實話:對巴拿馬而言,「中國才是正確的國家」。事實上,十幾年來巴拿馬與我斷交的傳聞不斷,總能在一次次搶救下止血。馬政府時代,巴拿馬曾有意轉投中國;但當時因兩岸關係回溫,在外交休兵默契下,遭北京所拒。可見,馬英九以外交休兵走出活路外交,這項策略是奏效的。遺憾的是,蔡英文看不到這點。

蔡英文總統去年五月上任,六月即急急出訪巴拿馬、巴拉圭,目的就是為了穩定「雙巴」與我國的邦交。當時,她參加巴拿馬運河拓寬竣工啟用典禮,目擊首艘通過的中國遠洋海運集團的巴拿馬集裝貨輪,便應見識了大陸在當地的影響力。當時,她也和瓦雷拉總統共同簽署了一項移民有關的合作協定;然而,表面上的行禮如儀並無助維繫兩國關係,蔡總統不務實的兩岸政策才是讓台灣失去巴國邦交的主因。

仔細觀察,這次巴拿馬與我斷交,並非毫無跡象可循,但蔡政府並未能妥慎因應。兩個月前,瓦雷拉宣布將巴國駐華大使馬締斯調回巴國擔任社會保險局局長,卻未宣布其接任人選;當時,敏感的外交界人士即覺得此舉頗不尋常。但我外交部當時僅答稱:巴國已就此向我方說明,新大使將由巴國「適時公布人選」,事實證明不然。

尤有甚者,則是在隨後的人事異動中,外交部將我駐巴拿馬大使劉德立調回台灣出任常次,劉德立在五月中離開巴拿馬。亦即,從四月至今,台巴兩國關係處於「半空窗」狀態。當兩國關係告急,駐在國大使竟毫無所悉,卻還在緊要時刻獲得拔擢離開任所;這樣的外交調度,豈不奇怪?此外,接任的駐巴拿馬大使曹立傑於五月中赴巴國履新,雖參加了多場僑界歡迎酒會,但迄今仍未能順利呈遞到任國書。明明出現近月的延擱,這是巴國生變的明確跡象,而我方也無力回天。

對於台巴斷交,我們殊感遺憾,但認為國人並無必要因此悲憤以對。重要的是,人們應認清蔡政府的外交和兩岸政策至此已圖窮匕現。儘管蔡英文宣稱她走的是「踏實外交」路線,但在實際作為上,既看不出其踏實之用心,又背離「維持現狀」的目標,更進而損及台灣的經貿、外交利益和國家尊嚴。民眾可以勒緊腰帶,幫蔡總統苦撐她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立場;人們可以嚥下斷交的苦悶,幫民進黨維護他們說不清楚的國家尊嚴;但除了政治口號,這個政府有在為人民福祉和國家前途著想什麼嗎?再說,台灣以「中華台北」的觀察員名義參加WHA,難道沒有比被拒於門外擺攤抗議更有尊嚴嗎?

如果蔡政府的兩岸及外交政策不改弦易轍,骨牌還會繼續倒下。原因非常明顯:巴拿馬是否與我斷交,並不取決於巴國政府,而取決於北京。馬政府時代,靠著九二共識爭取到台灣的「活路外交」,正是靠著兩岸和解的共同善意維繫,使得巴拿馬與我斷交的意圖無法得逞。遺憾的是,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某些作為也被北京認為是變相台獨,遂把活路外交走成了死棋。

北京一年拿走台灣兩個邦交國,其實不算急躁。從聖多美到巴拿馬的半年等待,其實是在等蔡英文五二○就職周年釋出善意,結果卻落空了。巴拿馬之後,我們還會不會有另一個半年的等待餘裕?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