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黃介正/台海兩岸相向的利益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3-21 02:05 聯合報 黃介正


一九九六年三月我國第一次總統直接民選前夕,中國大陸在福建沿海發動三波針對性極高的大規模軍事演習,我國軍全面提升戰備,台海軍事衝突逼近臨界點。恰恰是廿年後的今天,因於兩岸政治關係定位可能出現變化,台海雙邊關係再現緊張,情況樂觀不起來。

事實上兩岸在二○一六年,皆面對若干相似,但層次不同之挑戰,如何彼此換位思考,管控相似風險,相互體諒,相向而行,尋和之利,避鬥之害,值得雙方再做深思。

其一,今年兩岸挑戰皆以解決經濟問題為首要。在全球經濟疲軟等不確定因素下,大陸經濟成長趨緩,產能過剩,股、匯、房市波動等挑戰,早已浮上檯面;倘若今年十三五規劃開局不順利,面對明年即將結束第一任期,並考慮安排十九大接班人事的習近平而言,壓力不算小。台灣三度政黨輪替,經濟衰退係為主因之一,如何在短期之內,拚出令民眾有感的經濟,即將接任的蔡英文政府,自然列為第一要務。

其二,美國亞太政策面臨一段不確定期。今年美國總統選舉,兩黨初選均異於傳統,民粹之風瀰漫,且距離大選投票日尚有近八個月,競選過程中的變數不小。倘再加上兩個月的政權交接期,冗長的政治任命國會聽證過程,以至國家安全戰略出爐,包含再平衡、TPP、區域爭端等美國下一任政府的重大政策方向,距今至少要一年半以上,方有定論。在此之前,台北與北京均須密切關注,隨機調適。

其三,南海權益需要共同默契。去年十月,國際仲裁法院裁定有權審理菲律賓政府針對南海主權爭議提起的訴訟案,並估計將於今年獲得結論。仲裁結果有可能影響我國於二次大戰後劃設、宣告,並為大陸政府聲稱繼承的南海主權主張。大陸與台灣之南海政策與主權主張幾乎重疊,面臨當前國際法適用,以及區域國家關切的壓力,亦堪稱雷同,無論雙邊關係如何,兩岸皆需面對。

其四,兩岸內部都有強硬鷹派。過去廿五年的兩岸關係發展歷程中,雖不乏交惡或緊張的時段,然基本上維持和平交往的主調。今日大陸綜合國力迅速發展,不稱霸也稱雄,對於如何應對台灣政治板塊挪移,並非全是軟調。台灣在國力衰退與經濟停滯的情況下,對於大陸擴張的影響力,也有由警惕轉為排拒或對抗的趨勢。如何管控自身內部的主戰聲浪,不被操弄綁架,蔡習兩人應同感壓力。

兩岸數十載政軍對抗難解之結,本不易在短期內獲致最終的解決,而過去幾年來,兩岸共同保持海峽平靜的難得過程,以及提升的交流層級與溝通平台,完全沒有必要棄守。

既然雙方政府在各自內部同有「經濟首要、社會維穩」的優先施政壓力,在亞太周邊事務中,又有不同但對稱的國際變數需要因應,因此兩岸間彼此維持善意,避開衝突點,心領神會的達成互不折騰的默契,共同關照兩岸相向的利益,利人利己,何不為之?(作者為淡江大學戰略研究所助理教授,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理事長)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