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度癲癇 毀我軍職夢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12-28 00:04聯合報 詹保羅/行政助理(台中市)


廿六日聯合新聞網「有能力卻無工作可做,民團籲正視癲癇病友工作權」報導,讓筆者想起一段往事。

筆者高中時得水痘發高燒,造成腦神經過度放電的症狀,也就是「癲癇」,但筆者症狀屬輕度,發作時聽覺受影響,即失神性的小發作,可以藥物控制,每天要按時服藥。高中畢業後,考上國防管理學院統計系,入學體檢時,軍醫看到台中榮總醫師證明,癲癇已服藥控制,就讓筆者入學;入學後,服藥加上心情穩定,就連醫生都難以置信,居然連小發作都沒有。

但就在畢業前一年暑假前,筆者重感冒四肢無力,晚上要值班巡校園,不小心踩空從樓梯上滾下去,送醫急救先照腦波看是否腦震盪,但是癲癇不說沒人知道,一照腦波馬上現形。校方以我因公受傷,開證明讓我參加轉學考試,從此與軍職無緣。

其實,統計系畢業從事財務工作,為文官性質,輕度癲癇患者應可勝任,但因「癲癇不能當兵」的規定,把輕度和重度病患劃為同類,剝奪一個想要從事軍職的年輕人心願!現在筆者在一所大學當校基人員,雖然薪水是全校行政人員最低的,至少有一份工作可做,每年也持續報考國家考試,希望當公務人員。

想當年若沒摔下樓梯,癲癇病患也能勝任財務官工作。希望立法者不要把所有癲癇病患都視為同類,應像那位軍醫給輕度病患有發展所長的工作機會才是。

癲癇﹒台中榮總﹒感冒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