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黃介正/南海,明年兩岸關係第一考題
2015-11-03 02:10:09 聯合報 黃介正
針對我國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兩岸議題的辯論目前聚焦在如何「維持台海現狀」,可是明年兩岸關係的重大考驗,不在台海,而是南海。

南海島礁及海域主權爭議,近日成為國際關注焦點;美中兩強在該地區的戰略對峙,涉及雙方對於海洋公域的認定、區域影響力的爭奪、甚至領導人智慧與決斷力的對比。但今年美中之間的爭議,卻極可能成為明年兩岸之間的大麻煩。

二次大戰結束後,中華民國以戰勝國的地位,收復日本戰時占領的南海島礁與水域,由海軍會同內政部方域司及地理專家多次巡弋、測繪、命名,而成一九四七年公布十一個斷續線組成的U型線,其後中華人民共和國也繼承了我們的劃界,南海的曾母暗沙遂成為兩岸小學課本敘述的國之南疆。

然而,一九八二年制訂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嚴格定義了一個國家得以宣告主權及領海的條件,與我國當年公布之南海歷史性水域,乃產生概念的疑義。

南海U形線是我們劃的,公布時並無他國挑戰,原始檔卷還在中華民國的內政部,而且我們也在南海最大天然島嶼—太平島駐軍固守一甲子。今日各國在南海的爭端,我們自然躲不掉。

納入《解放軍政治工作條例》中的「三戰」:輿論戰、心理戰、法律戰,是大陸對付台灣的犀利武器之一。如今美國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就南海爭議對中國進行三戰:在輿論戰上,透過智庫研究、研討會及出版、廣泛在媒體或網路質疑中國的南海主張;在心理戰上,利用亞太周邊國家,尤其涉及主權爭議各國對中國勢力擴張的焦慮,並且以實際軍力巡航,鞏固友盟信心;在法律戰上,贊成菲律賓向聯合國常設仲裁法院,針對南海島礁及歷史水域主權提出仲裁案,三管齊下。

針對南海相關議題,美國政府雖強調對主權爭議不持特定立場,只是強烈堅守「公海」的「自由航行原則」,但還是對我加諸相當的壓力,希望台灣在南海採取有別於中國大陸的立場,以遂「釜底抽薪」之目的。

歸納近四年來美國前政府官員及智庫專家學者對我們的「建議」,包括:基於軍事實力與財政考量,放棄南海主權主張,擺脫與周邊國家爭端,集中實力固守台澎;依循國際海洋法原則,不再堅持U形線歷史水域,只保留有駐軍的太平島;暫不改變固有主權立場,但必須釐清U形線主張,是否符合現行國際海洋法之定義。

在我們的傳統中,有兄弟的家族,祖產不能一人決定變賣。依循這種邏輯,中國大陸南海研究院院長吳士存說:「美國人對九段線有什麼要求,台灣要與大陸通氣,整個中華民族在南海的利益,台灣不能單獨表態。」

華府與北京已經就南海議題,給台北下了至少兩年的指導棋,兩邊都聲色俱厲,愈鎖愈緊。外交部日前發表的七點聲明,表面不夠強勢也似無效果,卻至少得以暫時頂住「雙殺」的壓力,也為爭取發言權,留有若干伏筆。

聯合國常設仲裁法院預計將在明年我國總統大選後,政權交接期間,針對菲律賓所提南海仲裁案做出判斷。北京有實力可以不理,但南海原始檔卷在台北,屆時美國要我們給個話,看來免不掉。

南海議題處理不好,新總統還未就職,台海就已先不平靜了。(作者為淡江大學戰略研究所助理教授,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理事長)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