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柯建銘的院長夢只能繫於逼退他人?
2015-09-25 02:40:37 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此前數月,民進黨一直在談「禮讓」,將若干地區的立委戰席讓給「時代力量」的新人出征;現在,民進黨卻開始轉向時代力量談「逼退」,要求該黨律師邱顯智退出新竹市的戰局,以免綠營總召柯建銘在此敗北。儘管邱顯智目前表現得相當強硬,但時代力量最後會不會妥協接受逼退,關係民進黨與「後太陽花」勢力的分合,頗受矚目。

表面上,這只是老將柯建銘與新人邱顯智個人的立委席次之爭,看似無足輕重;實質上,這卻是民進黨和所謂「第三勢力」共組聯盟或分道揚鑣的關鍵點,除檢驗民進黨美其名的「政治改革」和「權力分享」是虛是實,更可由此預見明年新國會及台灣政治生態的沉淪或提升,值得觀察。

對柯建銘而言,若贏得此役,他將可憑其在國會的資深經歷直攻立法院長寶座,創造政治生命高峰;若輸掉此役,他只能退居政治第二線,不再享有指揮、穿梭、運作的政治風光。對時代力量而言,若就此向民進黨屈服,逼迫邱顯智退出戰局,那麼,它作為民進黨「附庸」的角色將愈發明確,太陽花學運期間創造的公民社會能量也將付諸一炬,甚至立刻影響到它這次的參選形象。

更值得注意的是,民進黨近幾年和反核、太陽花、反課綱等運動的掛鉤,皆打著「公民力量」的招牌,藉此指責執政黨的決策難服人心,並因而造就了去年底的九合一大勝和蔡英文今天的大好形勢。但今年以來,第三勢力的新政黨,除了「時代力量」和民進黨合作,接受民進黨的「禮讓」,其他不願接受民進黨「招安」的小黨,諸如綠黨和社會民主黨皆自行推派代表獨立參選。在這種情況下,若民進黨為了力捧柯建銘搶攻議長寶座而強逼邱顯智退選,果真如此,公民力量豈非如衛生紙一樣被民進黨「用過即棄」?

柯建銘的情況,其實和王金平類似。兩人均嫺熟立院議事及政治運作,長袖善舞,時常左右立法進度;但因囿於已連任兩屆不分區的限制,必須改選區域立委,卻因疏於經營地方及政治形象欠佳而缺乏必勝把握。柯建銘在新竹市享有九成的高知名度,但支持度僅兩成,這是邱顯智拒絕退讓的原因;從力主改革及打破藍綠對峙的角度看,新人的堅持何錯之有?事實上,民進黨若非要柯建銘直取立法院長寶座不可,何不修改內規,放水讓他走不分區的捷徑?

柯建銘是政壇老江湖,邱顯智是律師出身的政治新人,誰更值得託付,是新竹市民要決定的事;至少,不斷用政治力去逼退新人,顯然有失公允。但除了民進黨,目前卻有不同力量介入綠營新竹立委選情,殊堪玩味。例如柯文哲,他標榜「白色力量」,也數度為「時代力量」參選人站台;但對於自己家鄉新竹的選舉,他卻一再公開聲明「唯一支持」柯建銘,並以「促成在野整合」為名向時代力量施壓,要求邱顯智退選。柯文哲不僅挺柯建銘,並替他背書,說柯建銘就是「替台灣做了太多事」,才會傷痕累累。這些說法,不僅暴露柯文哲的政治本色,他在政治上的現實取向也一覽無遺。

另一項值得觀察的,則是陳為廷遭清大社會所退學事件,在時機上也有值得玩味之處。表面上看,陳為廷是因為缺課太多及修業欠佳,無法通過校方的資格審查,而遭到退學,這是社會所的斷然處置。但進一步看,陳為廷其實是在邱顯智總部擔任競選總幹事,以回報邱律師義務協助他打「丟鞋事件」官司之恩,因而堅不放棄助選工作;經社會所所長姚人多勸說不成,而決定將他退學。許多人應記得,姚人多就是二○一二年幫蔡英文寫下動人的「敗選演說」之操刀者,也是太陽花學運中不少健將的導師;那麼,他在此際讓陳為廷退學,不免引人遐想。

邱顯智是否當選,其實無足輕重;但他堅持參選,卻具有象徵意義。如果他或時代力量接受民進黨的逼退,或作出任何形式的交換條件,那麼,民進黨所有的改革大話都將現出原形,一切關於「公民力量」的美好傳說亦皆將付諸流水,太陽花學運締造的美好想像也將土崩石裂。柯建銘將他的議長夢寄託於逼退,結局便是如此。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