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嚴震生/一位美國大法官之死的政治效應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2-18 02:42 聯合報 嚴震生(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美國最資深的大法官史卡利亞在上周末因心臟病發死於睡夢中,成為美國初選以外最令人關注的新聞。史卡利亞的過世,不僅有會改變美國最高法院意識形態的平衡,引發美國總統在任期最後一年提名權使用的討論,更有可能衝擊到美國的總統大選。

在史卡利亞去世前的最高法院的九位大法官中,五位是由共和黨總統提名、意識形態較為保守的大法官,四位是民主黨提名、意識形態接近自由派的大法官。其中偏保守陣營的甘迺迪大法官是所謂的關鍵票,儘管他有時會在社會議題方面站在自由派這邊,讓後者可以獲得五比四的些微多數勝利,如去年對同性戀婚姻合法的判決,但他大多數的關鍵投票仍是偏保守立場,讓保守派持續享有優勢。

史卡利亞不僅是最資深的大法官,同時也是意識形態最保守的大法官,他思路縝密,具深厚的法學素養,文筆犀利,經常在撰寫反對意見時,諷刺嘲弄多數意見的大法官同僚,可以說是保守派的精神領袖。他的驟然去世,留給歐巴馬總統一個任命後繼人選的機會,歐巴馬當然想要任命和自己理念較為接近的自由派人士接替,即使因同意權在共和黨占多數的參議院,而有可能選擇提名比較沒有爭議的溫和派人士,但不可否認地是,最高法院的意識形態不可能再如過去一般的保守。

在此情況下,曾經擔任過最高法院大法官助理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德州參議員克魯茲及其他參選者都要求延緩這個提名程序,讓下一位總統來決定繼承人選。他們認為歐巴馬剩下的任期不到一年,基本上是跛鴨總統,不應該再做如此重大的人事任命。然而歐巴馬卻堅持這是憲法賦予總統的職權,他會逕行推動提名。

如果共和黨主導的參議院阻撓歐巴馬的任命,最高法院的懸缺將會長達一年半左右,當然會影響美國司法判決的運作,特別是以保守派和自由派旗鼓相當時,如果許多判決的結果是四比四,就要維持下級法院的判決,而下級法院又是自由派法官較多,這個做法明智嗎?

共和黨憑什麼認為該黨一定會贏得今年總統大選,萬一民主黨候選人獲勝,這樣的拖延又有何意義?同時,目前共和黨在參議院還享有五十四對四十六的八席多數,但今年卅四席參議員改選席次中,共和黨占廿四席,萬一輸掉四席而民主黨又贏得總統大選,下一位總統的提名人選將可輕易過關,這個因素難道不需納入考量?

在史卡利亞過世後,美國總統大選增添了新的不確定因素,保守派非常焦慮,擔心歐巴馬的任命人選會改變最高法院的意識形態平衡。每一位尋求連任的共和黨參議員或是參與今年選舉的候選人,都可以將選民對他的支持解讀為對大法官的公民投票,希望將一位史卡利亞意識形態的繼承人送入最高法院,以捍衛他們所篤信的價值。對美國已經非常熱鬧的總統選舉而言,這是一個具有極大政治操作空間的議題。

(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聯合新聞網粉絲團 隨時上線都有新發現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