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聯合/宋楚瑜的收編之旅卻是減分
2015-09-10 01:54:30 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宋楚瑜重出江湖,掀起波瀾,並再度對藍營展開分裂攻勢;然而,他一連串猛烈的「拔樁」之旅,其實也不斷暴露他自己的弱點。尤其,他連續走訪「縱貫線」上的地方「大哥們」,雖美其名是「找回老朋友」,但其中許多人卻是在台灣民主發展過程中備受爭議或漸遭邊緣化的地方黑金勢力。這趟「收編之旅」,雖讓國民黨感到威脅,卻也讓宋楚瑜的「政治實力」水落石出,其形象不升反降。

簡言之,宋楚瑜參選打的是「超越藍綠」的高調訴求,但他一路拜訪的「老關係」、「老朋友」,卻泰半是極有爭議的地方人物,雖然在地方上呼風喚雨,卻因濫權踰法而不符現代民主法治要求,有的官司纏身,有的曾經繫獄,有的退居二線。表面上,宋楚瑜能在縱貫線一路「拔樁」,似乎顯示了其厚植的人脈;實質上,急著和這些難以斷根的黑金勢力攪和、交好,卻完全暴露了宋楚瑜的政治立場的底蘊。說得更透澈些,這趟縱貫線之行,又讓宋楚瑜企圖洗去的泥巴重新回到他身上,甚至連他「宋省長」年代的勤政口碑都受到質疑。

不僅如此,宋楚瑜的親信大將,此次將參選立委的陳朝容,日前因性騷擾其子競選總部之女助理被提起公訴;親民黨秘書長秦金生則前往北京參加中共閱兵典禮,諉稱技術性迴避,卻被外界「抓包」指其說法不實。這些紛擾,在在加重了選民對宋楚瑜陣營的不信任。洪秀柱八月底以來選情回升,超前宋楚瑜六、七個百分點,應該都與此有關。

宋楚瑜寄望甚深的縱貫線之旅,卻以失分收場,可能是他始料未及。但這也證明,「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因果昭彰,即使靈巧善變如九命怪貓的宋楚瑜,也難逃於此。

人們應未忘記,台灣的「黑金政治」,是始於李登輝主政、宋楚瑜輔佐時期。當時初掌權的李登輝,在黨內的地位仍未鞏固,因此必須大量引用外援,藉助這些有爭議的地方勢力以與中央的國民黨傳統勢力抗衡。作為李登輝左右手的宋楚瑜,正是此一政策的執行者。這段期間,大量黑道和地方派系藉由參選「漂白」,導致賄選、議會暴力、政商掛鉤橫行,蠶食地方民主。九○年代後期,民眾對這種惡質的黑金政治忍無可忍,使得國民黨在地方選舉遭到空前挫敗,宋楚瑜不得不從秘書長職位黯然下台,但黑金政治已成為國民黨尾大不掉的「基因」,迄今難以擺脫其牽制。

國民黨在二○○○年失去政權後,不少地方派系或黑金政治人物不是倒向執政的民進黨,就是官司纏身,勢力逐漸式微。二○○八年國民黨重新執政後,殘存的派系勢力雖仍然蠢動,但已遠不及李登輝時代。二○一○年的地方選舉,國民黨企圖刻意與地方派系保持距離,卻引發地方派系大反彈,甚至幾遭反噬,可見改革之不易。

反觀宋楚瑜的「拔樁」之旅,表面上看,是要找回他在省長時代結交的地方「老朋友」;實際上,這些老朋友不是他在擔任秘書長時培植、茁壯的黑金勢力人物,就是他在省長任內時以國家資源籠絡、結交的對象。無論是哪個時期的好友,當初的結合都是基於利益,而非道義或理念。這點,今日回看,更顯清晰。

這些已經逐漸淡出政治舞台的地方人物,如今卻因宋楚瑜的拜訪和收編,再度浮上舞台;他們能否帶動政治板塊的位移,仍有待觀察。從台灣民主發展的觀點看,國民黨若把這些搖擺者拱手送給宋楚瑜,其實算不上什麼嚴重的損失;但因國民黨正值選情低迷,面對拔樁卻顯得天人交戰,企圖挽回。在這種情況下,比較令人擔心的是,國民黨或宋楚瑜會不會為求勝選,而再度向地方派系或黑金政治靠攏、結盟。果真那樣的話,那就是台灣民主的另一場災難,而宋楚瑜的一身泥巴,恐怕再怎樣也洗不清了。

宋楚瑜的縱貫線黑金之旅,除了嚇跑中間選民,嚇跑年輕世代,也讓他「超越藍綠」的美好口號不攻自破。藍綠對峙的政治應該打破,但絕對不能藉由黑金之手,更不能被黑金勢力取代;否則,台灣民主將墜入更黑暗的深淵。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