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報告李前總統 日人承認慰安婦是性奴
2015-08-21 02:18:27 聯合報 黎建南/自由作家(高雄市)
李前總統投書日本媒體,文中除批馬挺英外,並指台灣慰安婦問題已解決。對一再宣稱自己是「日本人」的李前總統來說,真了解慰安婦問題嗎?

日本古時,軍中有很少數女性,被叫「二把梳子」。她們帶兩把梳子,一把是用來梳理被砍下來的敵人首級,這是武士彼此尊重(死相要好看)的禮節。另一把是自己梳理乾淨,等候傳喚「侍寢」。

有些高階武士,迷信陰陽哲學,認為戰場陰氣會削弱陽剛,不碰女性,而以「帶刀童子」為其孌童,供其洩慾。

那麼中、下級武士怎麼辦?當時慣例是攻下一城池後,就放縱部下盡情姦淫擄掠幾天,所以民間稱武士是「殺人、掠貨、強姦成性的人」。第一個決心改革這惡習,肅立軍紀的是織田信長。

一五六八年,織田信長奉天皇密旨,護送落難將軍足利義昭回京都。因京都飽受戰爭蹂躪,而人心惶惶。信長下令:「姦汙婦女、搶劫財物者,一律格殺勿論。」下令容易執行難,所幸執行的是鬼計多端的豐臣秀吉。秀吉手下原三郎左衛門,想出營區內設「特區」慰安所的點子,這是日本有軍中慰安婦由來,從此諸侯國均引入此制。

一五九二年,豐臣秀吉侵韓,由於韓軍知道日軍志在明朝,所以不反抗,讓兩強廝殺。日軍因未帶隨軍慰安婦,就恢復姦淫擄掠傳統,引起韓民間義勇軍的還擊,再配合韓水軍及明朝援軍,日本先勝後敗。日軍曾私下檢討,以後若遠征要帶慰安婦隨行。

日本據台初期,為壓制抗日活動,需維持軍警;為維持軍紀,就地徵求家貧自願為娼婦女,及女犯願以為娼代替坐牢者,成為駐軍慰安婦。雖為生活及形勢所迫,並無人為脅迫;但日軍開始遠征南洋,慰安婦需求大增,一些為生活所迫婦女不願前往,雖有少數被日本教師以愛國精神煽動而志願,但更多的是被誘騙及被脅迫。

專研慰安婦問題的日本音樂大學教授矢野玲子,在其「慰安婦問題研究」書中,估計有十至數十萬名慰安婦,絕大多數是違反個人意志,在強制脅迫狀態下,痛苦的成為「性奴」。

政府來台時,以年輕單身官兵為主,有近廿萬駐守金馬等外島,協助國軍反共保台的日本參謀「白團」當然建議「慰安所」這套制度,只是名稱改為特約茶室或「軍中樂園」,成員稱「侍應生」。

政府規定召募侍應生必須詳細說清楚,不得強迫,由警察負責這項工作,但不通台語的警察如何向不懂國語的婦女說清楚?於是努力抓私娼,抓到就連哄帶騙,要她志願,不然就到管訓隊管訓,手段雖不光明,逼良為娼卻絕對沒有。

慰安婦及侍應生最大不同,是工作過程及結局。軍中樂園侍應生,在軍中健全的衛生管理下,甚少染上惡疾,即使染上也有完善的治療,而且沒有老鴇房租剝削,高利敲詐,流氓勒索詐賭,無賴借錢賴帳。幾年約滿,都有可觀的存款回台,實現自己卑微的心願。在那貧困時代,這些最弱勢的女子把外島工作的好處,告知同樣苦命的姐妹,她們自己會找「侍應生召募站」打聽,不必警察哄騙了。

而慰安婦在海外時,因為戰火愈來愈慘烈,除了擔心死於戰火,更因日本敗象愈來愈明顯,日軍心情愈來愈焦躁惶恐,於是非人性的變態行為發洩在這些弱女子身上。她們不知生命會在什麼時候、因什麼原因而結束。她們的痛苦煎熬,呼天不應叫地不靈。戰爭結束,倖存者回到台灣,帶回的是終生惡夢、身心傷痛,及不知該跟誰收取的嫖債。

甚至包括近日國內的課綱爭議,應回歸歷史,求真實也應求完整;否則對慰安婦的傷害,不只是再次,而是永遠。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