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名家縱論/東亞新戰略遊戲中的台灣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4-10 01:52 聯合報 蘇起


就在台灣忙著政黨輪替時,一個接一個低氣壓氣旋正向台灣逼近。它們會不會徹底改變台灣生存的外部環境,台灣又將如何因應,值得關心。

最北邊的氣旋就是北韓的核武。北韓原本僅靠對準首爾的十萬餘枚火箭就足以嚇阻南韓,所以它發展核武的動機,一般都認為是向日本、美國挑釁。這對台灣雖有影響,卻是間接的。

較直接的是中國大陸與日本激盪出的巨大氣旋。自二○一二年日本突然把釣魚台國有化後,兩國對立深度直透民間。經過幾次海上與空中摩擦後,雙方政府高層重新開始互訪與對話,並做一些防止摩擦失控的預防性安排,以努力維持「鬥而不破」局面。

但雙方各自的軍事準備並沒有鬆懈。一方面中共現代化的海空武力頻繁進出日本的島鏈,一方面日本開始把過去偏北的防衛部署向西南的方向集中,在琉球群島的大小島嶼上部署雷達偵測站及飛彈,以阻擾中共海空軍活動。最新的落點就是離台灣僅一一○公里的與那國島。

這對台灣有三個前所未見影響。一,如果釣魚台有事,與那國島的地理優勢將不亞於基隆,而更超越大陸。二,它監控中共的海空軍,但也把台灣的軍事動態盡收眼底。三,既然與那國島站上日中角力的第一線,近在咫尺的台灣難保不受影響。

南海低氣壓的氣流也盤旋了好幾年未消散。表面上沸沸揚揚的島礁及海域的主權爭議,其實掩蓋了深層美中兩強的戰略角力。這情形十分類似十九世紀末發生在墨西哥灣的美英西三強競逐。新興的美國力求趕走臥榻之側的英西勢力,最後趕走了占領古巴的西班牙,但動不了占領牙買加的大英帝國。今天的南海雖然多了當年沒有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而聲索陸海主權的國家多達七個,但真正主體仍只是美中兩強。作為新興強權及全球三分之二國家的最大貿易夥伴,中國大陸就像當年的美國一樣,希望能在自己後院擁有更大的主導權。但多年習慣獨自巡弋於廣大西太平洋的美國海空軍,還沒有與人分享的思想準備。未來美中在南海角力的戲碼將持續上演,直到雙方摸索出一均衡點為止。

處境尷尬的是夾在中間的其他國家。目前除菲律賓一面倒地向美國傾斜外,其他國家都小心地拿捏與美中相處分寸。其中中華民國的角色最是困窘。它長期領有南海最大的太平島,卻從來沒受邀參加任何有關南海的官方討論,反而經常被美中私下慫恿支持其相關立場。迄今中華民國的因應之道一直是既維持傳統十一段線(北京稱九段線)的說法,又不與北京聯合主張主權。美中對這立場都是「不滿意,但可接受」。

新的考驗就要來臨。一般估計快則五月,慢則六月間,海牙仲裁法庭就會針對菲律賓提出的告訴做出裁決。該裁決很可能不利於拒絕參與仲裁的中國大陸。即將執政的民進黨迄今尚未就十一段線表態,但曾在美國公開表示「任何南海主權主張應以國際法或海洋法公約為準。這是包括台灣在內所有聲索國最重要的基礎」。如果新政府屆時依此邏輯表態,則等於實際改變了中華民國的既定立場,而在南海議題上第一次選了邊,後續的衝擊殊難逆料。此外,新政府也極可能在美方友人壓力下公布我國獨家收藏的歷史檔案。此一發展也將帶來不可預知的結果。簡單的說,南海問題對台灣不再是遠在天邊的問題。五二○以後,它就近在眼前。

貫穿前述爭議的是美中的戰略遊戲。目前可知的是,只要台海維持穩定,美中兩強就樂於讓台灣置身遊戲之外。近幾年美國一直刻意不把台灣納入它的「再平衡」;最近歐習會上歐巴馬總統再度肯定兩岸和平穩定,鼓勵兩岸合作,都是明證。

如果五二○後兩岸關係生變,台灣就免不了被捲進遊戲中。屆時忙著大選的美國將如何與地位穩固的中共交手。美中會就個別的北韓、東海、台海、或南海問題進行折衝,還是進行整批交易,就不得而知。 換句話說,如果台海上空也低壓罩頂,南北氣旋如何相互激盪,就由不得台灣了。(作者為台北論壇董事長、國安會前秘書長)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