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壯/誰進了總統府見了誰
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7-11-18 23:31聯合報 王健壯
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說,慶富案的關鍵在於「誰去總統府見了誰」。 記者翁禎霞/攝影
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說,慶富案的關鍵在於「誰去總統府見了誰」。 記者翁禎霞/攝影
搞鬥爭,民進黨是博士水平,國民黨只有幼稚園程度,差之遠矣,慶富案的朝野攻防即為最新案例。

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最近講的幾句話,就是搞鬥爭的經典範例:「如果沒有之前的聯貸案,就沒有後面付款的問題」,「源頭要搞清楚,因果不要錯亂」,「慶富案在馬政府時代見的人,層級非常高,民進黨時代見的人都是文官上來的」,「誰進了總統府見了誰,見的人有沒有權力處理這件事?」。

這幾句話言簡意賅,說服力很強。「之前的聯貸款」、「源頭」以及因果的「因」,指的都是馬政府,蔡政府在「後面付款」,衹是在替馬政府擦屁股;三言兩語就坐實了馬政府才是慶富案的罪魁禍首。

特別是「誰進了總統府見了誰」這句話,更是殿堂級語錄。水門醜聞發生時,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貝克(Howard Baker)曾經講過一句名言:「大家必須知道的核心問題是,總統是否知情,何時知情?」這句名言至今仍是調查醜聞弊案的關鍵密語。徐國勇能講出「誰進了總統府見了誰」這樣的話,與貝克隔代隔洋輝映,證明他確實是鬥爭高手。

慶富案爆發至今,民進黨的鬥爭策略始終一貫,策略之一是「先馬後蔡」。馬英九與蔡英文的總統府,都曾以密件發文行政院處理慶富的陳情案;但馬政府的密件,在十一月二日上午先由顧立雄在立法院主動爆料,下午再經施俊吉證實,但從上午到下午,他們並未提及蔡政府也有同樣性質密件,直到當天晚上才由總統府發言人對外透露。這個策略的效果就是,馬英九的密件疑雲在二日白天已經發酵形成,讓人對馬英九心有所疑,懷疑他做了不可告人之事。

策略之二是「差別處理」。慶富政治關係其實是先綠後藍,且與綠營淵源遠比藍營深厚。但民進黨卻只強調陳慶男曾任馬英九競選總統時的青年後援會副總會長這件往事,卻故意略去慶富與陳水扁、謝長廷等綠營大咖的那段麻吉歷史,當然更不會提及慶富長期是綠營金主這段過往。突顯慶富與馬英九的關係,同時模糊慶富與民進黨的淵源,其結果也是讓人對馬英九心有所疑。

策略之三是「製造假象」。慶富父子經營政商關係一向不遺餘力,多年來也常是總統府的座上客,總統接見外賓,座中有他們,總統出訪,隨行團員中也有他們。但民進黨卻刻意利用他們在馬政府時代五次入府的紀錄大作文章,製造慶富與馬英九有密切關係的假象,其結果當然更讓許多人對馬英九心有所疑。

讓人對馬英九心有所疑,確實是高明的鬥爭策略,也確實有效果,但嬴了鬥爭,不代表也嬴了真相。慶富案目前雖處於「事未易明,理未易察」的階段,但行政院的行政調查報告已經指出,慶富案的招標與聯貸「確有不當」、「確有疏失」,檢察官衹需進一步調查這些不當與疏失有無非法以及政治介入?以及國防部欺瞞國會,付款二十四億給慶富有無非法與政治介入?案情即可大白。但前提是負責偵辦的雄檢,必須表現出獨立辦案的樣子,不能再讓人有跟著總統府亦步亦趨或桴鼓相應的不良觀感。

雄檢雖然不應受到徐國勇的影響,但他所說「誰進了總統府見了誰,誰有權力處理這件事」這句話,卻是偵辦的關鍵,雄檢對聯貸案的調查應該如此,對國防部二十四億付款亦然。

(作者為世新大學客座教授)

慶富案﹒馬英九﹒徐國勇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