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筆記/工具人與肥宅-失意男人心事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A-A+
2015-11-19 01:42 聯合報 梁玉芳

近日網路熱議兩樁事:「小七工具人廣告引眾怒」、「辱罵跨國戀的捷運歧視事件」,讓「工具人」及「肥宅」變得熱門。接連兩事,看似無關,串接起來卻勾勒出某些失意男人的委屈心事。

為免讀者沒跟上網路罵架的進度,簡述始末:

統一超商拍一系列微電影,其中有支遭網友圍剿,出貨一天就倉皇下架。廣告描述暖男蕭博駿,老受女友使喚,到小七買零嘴、繳費、排秒殺演唱會門票;分手後,仍然使命必達,卻被嫌棄:票怎只買一張,她是要跟新歡去看!

網友怒不可遏,大罵蕭博駿「奴性」,女友都跑了,幹嘛還作賤、被女的當工具(此乃「工具人」由來);要不狂罵此女「公主病」,以愛之名找台籍男佣,用來毫不羞赧。

說起來這影片也沒多麼大逆不道,可就壞在戳中許多「前工具人」的痛處─「我這麼賣力,你就會愛我了吧?」結果並不。而「原來她只是利用我」的醒悟太尖銳,看到類似情節等於觸動情緒引信,炸了。

愛情討論,永不過時。在工具人前,早有「馱獸」典故,比如學妹搬家,自願去當免費搬家工,不料這樣的「馱獸」甚多,為搶得先機,以「男主人」姿態請眾獸喝飲料、吃雞排;原本以為當晚必有進展,結果學妹留宿別人床上。

工具人也有女版,「用他給的鑰匙,打開他的房門」,幫他洗衣、打掃,甚至代打期末報告,讓自己變成「蚌殼女」;怎奈後來發現他養了眾多蚌殼女。

以愛之名,行奴化之實,是愛情世界的小部分事實。尤其在曖昧時期,就是有人會拿著「可能達陣的愛情」作為驅使追求者的搖控器。

辛酸嗎?是的。但是,愛情是苦勞的報償嗎?並不。或許,眾多工具人原不該懷有這般幻想,還不如蕭博駿純粹:「為什麼分手了,我就不能對她好?」

捷運事件與「CCR」情結有關。網路上提到「CCR(跨國戀情)」,向來不懷好意,這裡的「跨國」,白人限定;「台灣女生一看到白種男性就倒貼」,充滿了在國族階序下,台灣男性的挫敗感。

這大抵是捷運上的「眼鏡男」對萍水相逢的英、台情侶,毫不猶豫地辱罵根由。

開口就說英國男必是個「魯蛇」、「人渣」,才到台灣釣女生(這也太看不起台灣了吧?)還罵台灣女孩是「X子」!對陌生戀人殘酷地貶低與攻詰,只顯示內心的自慚形穢,實在是把自己的心事說得太明白。

網友反譏眼鏡男是「肥宅」,頭髮油膩膩,連當工具人資格都沒有,蕭博駿都比肥宅強。但這樣的羞辱,和眼鏡男的公然歧視有何不同?只是隱身網路後罷了。

說真的,難道沒人關心眼鏡男到底是遭遇何挫折,才在捷運上大暴走?這次用的是言語攻擊,然後呢?你知道我意思。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