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祖涵/踢開酸性的社群言論
言論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11-19 01:36聯合報 方祖涵


二○○八年八月十七日,坦帕灣光芒到德州遊騎兵做客。九局下半,領先的光芒被攻占滿壘,遊騎兵隊上場打擊的是當年打點王漢彌爾頓。光芒總教練做了美國聯盟一○七年來首度出現的決定,他要投手故意保送漢彌爾頓,送給對手一分,然後專心對付下位打者。

大膽調度贏了那場球的光芒總教練,就是今年小熊隊突破百年魔咒的功臣之一,鬼才麥登(Joe Maddon)。同樣戰術近廿年來在國家聯盟也曾經出現過,是現在金鶯隊的蕭華特,過去在響尾蛇掌兵符時候的傑作。在滿壘情況下選擇故意保送,在大聯盟史上,總共僅出現過五次而已。

後來在很棒的策略書「The Extra 2%」裡,麥登被問到這場比賽的神奇調度,「我也不知道會不會成功,只是在當下做出認為正確的決定,然後完全相信球員的執行,期待最好結果。」他說。

世界大賽結束,麥登終於跟小熊一齊拿到暌違許久的總冠軍。以他在聯盟裡的聲譽,這是眾望所歸的結果。不過,最讓我感觸良多,卻是他在世界大賽第六戰前的一段談話。在訪問裡,麥登跟記者聊到社群媒體,「我覺得應該要有兩種推特帳戶,一種是正面的,還有一種是負面的。」

聽起來好像只是隨口亂說,他接下來的解釋,卻得到很多的共鳴:

「用戶要在兩種帳戶間做選擇,如果你選擇負面,就永遠不能夠到正面那邊去發文。世界上應該還要有推特警察,因為在社會裡,每天都有好多負面言論-現在,應該是我們做些什麼的時候。

我用社群媒體,在坦帕灣光芒的時候就開始用,因為我覺得幫忙球隊行銷,必須利用社群媒體。可是有些時候,它真的完全是負面的。回到剛才的重點,人們為什麼要把負面想法放進別人頭腦裡呢?人們為什麼要假設壞事會發生?像我,都只想要假設最好狀況啊!

世界大賽要打完了,讓我們看看能不能把推特修好,弄出兩個版本。每個人都得選一邊,那些愛發表負面言論的傢伙,別到正面用戶這邊,因為,我們很快就會把你踢出去!」

如果真能像麥登說的,應該很不錯吧。酸民有自己世界可以盡情發揮,不想看到負面言論的人再也不用受到干擾。不過,雖然麥登想法很棒,臉書、推特,或是PTT應該都不會理他吧。而且愛酸別人的人不一定覺得自己是酸民,要讓用戶自己去分區,並不是太容易的事情。

或者,比較實際的是,我們應該在心裡有位社群媒體警察,要自己不要去看負面言論,不要去發表負面想法。英文裡有句話是這樣說的,「如果沒有什麼好話說,那就請什麼都不要說。」不然,被麥登踢到壞區裡,永遠不能回到好人區,要一直待在那個酸到不行的世界,還真是可怕。

正如故意四壞的大膽戰術,做完決定後總難免招惹難聽的批評,如果只聽那些總是假設壞結果的負面說法,那就什麼事情都不能完成了。不如像麥登一樣,相信自己調度,期待最好的結果,說不定有一天,就會輪到世界大賽冠軍呢。

(作者為運動文學作家)

社群媒體﹒警察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