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台灣民主付不起一個證所稅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A-A+
2015-11-19 01:42 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紛擾三年,馬總統力推的證券交易所得稅終在立法院遭到廢除,一切回歸原點。在這個所謂「不確定因素」消除後,股市能否注入新的動能而恢復活絡,從昨天的下跌行情並看不出跡象。無論如何,證所稅的反反覆覆,只說明台灣的民主政治越來越受現實羈絆而無法變革,最後只能向大戶棄降。

廢證所稅的最後一擊,是由國民黨立委發動,更凸顯出事態的矛盾和混亂。當初馬政府倡議課徵證所稅,將股市獲利之「非勞動所得」納入課稅,宣稱是為了公平正義,也獲得廣大民眾的支持。遺憾的是,政府對課徵技術及交易動態掌握不足,使新稅制對股市的衝擊缺乏評估,更低估了既得利益者反彈杯葛的威力。在這種情況下,三年來證所稅一退再退,僅存的「大戶條款」最後也無疾而終,讓人遺憾。

行政部門在目標與手段間的失能,在說服溝通上的失效,可說是證所稅出師未捷身先死的前因;而朝野立委的言不由衷及游移其行,則是將證所稅送上斷頭台的主力。從戰略的運用上看,藍軍立委或許認為,此刻修法廢證所稅,將有助於拉抬執政黨危殆的選情;因此,修法過程愈演愈烈,最後乾脆揮刀自宮,渾然忘了自己稍早在修法過程中說過什麼公平正義之大話。這種行徑,要說藍軍為此能贏得多少選民支持,讓人懷疑。包括先前十七名藍委連署阻擋農舍限建之修法,也皆如出一轍,都是為了既得者的利益而發。

再看民進黨立委在這次修法過程的投機放水,更是高明過人。他們故意按兵不動,面對國民黨的修法提案並不提出相對方案,而任由藍軍立委縱橫全場,將馬政府政策掃進歷史的垃圾堆。那一刻,想必所有綠委心中皆在竊笑,欣幸藍軍提前送給蔡英文一個大禮,使她不必等到上台後還得處理這個棘手難題。問題是,民進黨立委平時動輒奢談資本利得應該課稅的正義,此刻又在哪裡?

二○一二年馬總統連任後,所有重大決策幾乎都告擱淺:油電雙漲不成,電價更逆勢下調;服貿協議卡關國會,還惹來一場太陽花運動;能源政策未定,核四卻被迫封存;十二年國教倉促上路,師生家長適應困難。證所稅算是馬任內最具「公平正義」宣示意義的政策,推了三年一事無成,卻在任期即將告終之際遭朝野立委聯手廢止。隨著證所稅的壽終正寢,台灣社會追求公平正義的渴望是否也跟著煙消雲散了?

以證所稅的消滅作為總結,回看這三年多來的台灣政治,不僅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空轉狀態,更是一個自我抵銷的頹廢循環。人們花費極大的力氣來討論每一項議題及其間環節,朝野之間爭得唇焦舌敝,但到頭來一說要鬆手,所有原則皆盡可拋。以證所稅為例,行政和立法部門花費了三年時間不斷辨證修法,但一遇選舉,短短幾天即可棄守;這樣的政治,到底是在解決問題,還是在製造問題?

從證所稅之棄廢看台灣當前的民主困境,這其實已不只是朝野對峙導致內耗而已,而是舉國皆難以提出合宜有效的手段,來矯治社會內部的退化與不公。如果只是執政者失能,那麼,人們還可寄望政黨輪替來解決問題;但如果是社會意見紛亂、理性邏輯也已失效,許多問題就只能在政治漩渦中打轉、消損,永遠得不到具體的解決。如果無法突破這點,政策永遠在爭議之中擺盪不前,或者在實驗之中東碰西撞,最後卻在政治算計及選舉壓力下作罷,那麼,我們看不出台灣目前的經濟遲緩、貧富不均、教育失效、行政失能、見識淺薄等問題,能夠得到解答。

表面上看,證所稅被送入歷史,是馬政府的挫敗;但深一層看,這也是台灣民主的挫敗,因為台灣政治不再能真誠面對自己社會的問題,失去了對症下藥的能力。廢證所稅,換不到台股的一日上漲行情;而糾纏台灣五十年的社會公平問題,自也不會迎刃而解。可笑的是,一般市井小民區區小額利息、稿費筆筆都要扣繳補充保費,但對於在股市年賺十億、百億元的大戶,卻是由朝野立委力保護駕。對其間差異渾然無感的政治人物,還敢大言不慚談公平正義嗎?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