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最美桂冠 是孩子給的
2017-09-29 02:23聯合報 李枝桃/資深教育工作者(南投市)
一個朋友給我看臉書上有位校長貼出他得獎的相片,那是不容易的獎項,但他的留言卻讓人很莫名:「很抱歉在大家努力下才得到第X名而已。」

「阿桃你看,他的團隊看到後,心裡一定有點缺憾:沒幫校長拿到更好名次,看在我們這些根本沒入圍的人,心裡一定更是一堆○○XX,我們也不是不認真,他獲得提名參選,就該感謝長官厚愛呀!」朋友話裡有些不是滋味。

教育主管單位每年都設置獎項來鼓舞及嘉勉老師,從師鐸獎、校園芬芳錄、模範教師等,獎項雖多但名額有限,審查機制無法讓每個人滿意,獲獎者雖高興但也須面對他人審判的眼光,認真卻沒被提名的,也難免哀怨沒獲得關愛的眼神。

「哎呀!那些獎項都是虛的,真正的獎項不是教育部長給的或是縣長給的,而是學生給的」,我跟朋友提到,我的國小導師廖文海,我忘不了他在下課時間幫癩痢頭學生擦藥;也提到我國中導師黃秀桃,我也忘不了她靠雙腳走遍鄉野,一家家家庭訪問,苦口婆心引導學生往上爬,改變命運。

他們二位雖往生,但同學聚會聊起,總一再稱頌他們的好。他們這一生沒得獎,他們不需要靠獎讓人記得,他們靠作為奪得教師的至高獎項,那個獎是用自己的教育生命、用學生的改變來製作的,上面沒有功在教育等俗言,有的是一個個的生命禮讚。

「是呀!我高中老師,根本不理我們,畢業後同學會他也只記得前三名學生,即使他得獎,我們也覺得不屑呢!」朋友再提到一名同事為改變偏鄉學生未來而努力,學校幾次要提名他參選師鐸獎,都被他拒絕,他的理由是「我做我該做的,只求無愧於心,若為得獎而辛苦整理資料,一切感覺就變調了」,朋友說到這裡情緒較舒緩。

我告訴朋友,努力被看到而獲獎是一種肯定,讓大家有可學習楷模,那是很棒的事,我們也不用酸人家,而是看獎背後的故事,問自己我當老師,是否做到該做的?我是否有負老師這稱呼?

「學生在教師節前夕,製作卡片、編節目慶祝,好不熱鬧!退休就感受不到教師節的氛圍了,會不會寂寞?」朋友這一問,讓我笑了出來。

我想到卅年前教過的學生帶著孩子來看我,興奮地抱著我跳,告訴孩子:「這是我老師耶!這是我老師耶!」我還想到一個年逾不惑的學生抱著我,哭說忘不了我說的話「只有你可以決定你是誰!」我更想到夜半打電話哭訴走不出情傷的大男孩,一遍遍問「校長媽咪我該怎麼辦?」還有噙著淚問我能不能當她媽媽的孩子,在我懷裡顫抖,哭訴遭遇傷害卻無力抵抗的孩子…,所有的這些難忘回憶,都豐富了我的生活。

現在,我已經不在乎教師節是哪一天?有沒有慶祝活動?有沒有禮物了?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