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視海洋戰略 台灣錯失優勢
2015-10-04 03:39:42 聯合報 陳永峰/東海大學日本區域研究中心主任(台中市)
日昨,瑞士信貸集團公布最新的世界軍力排名,台灣排名第十三。六十八年來,在憲法上放棄戰爭並且不能擁有「軍隊」的日本,排名反而高居世界第四。

另一方面,美國軍力遠遠超過第二名以下的國家,去年的國防支出也遠高於排名前十的其他九國的總和(美>俄+中+日+印+法+韓+義+英+土)。單就數學看,在今天的地球上,「美日英澳海洋國家同盟」的軍力(特別是海軍),天下無敵。

同時,近年來,德國(排名十八,比台灣還「弱」)的輕武裝化非核化與日本強力的再武裝/軍備回歸,成為強烈對比。也就是說,德國在軍事上,不再是歐洲(特別是西歐)的威脅。

此一歷史性與時代性的變化,確實是歐盟(EU)得以成形,與西歐得以全面從徵兵制過渡到募兵制的最重要原因。另外,盎格魯薩克遜世界海上通商貿易霸權,對大陸國家德國再武裝的憂慮,遠遠大於已經被「美日同盟」全面吸收合併的海洋國家日本,也是一大要因。

所以,晚近英國與EU的若即若離;德國要求俄羅斯介入敘利亞難民問題;以及中、俄的歷史性接近,事實上,都是此一「海洋國家」與「大陸國家」歷史性抗拮的顯現而已。

相對於歐洲,日本是個自然型的國民國家,「民」的疆界就是「國」的疆界。不過由於太過自然,所以從明治以來,反而一直急於說明自己。

台灣史的社會構造,則剛好相反,「民」的疆界從來不曾與「國」的疆界重合,民不成民,國當然不會成國。日本人常說自己是「海洋國家」、「通商國家」。從地理和經濟形態來看,台灣也和日本一樣是島國,一樣也非以通商貿易立國不可,但是,我們很少定義我們是那「種」國家,或應該是那一「類」的國家,甚至我們連自己是誰都不太說明。這和日本從明治以來,一直努力說明自己,有著明顯的差異。

戰後日本最重要的國際政治學者高坂正堯在五十年前就提出了「海洋國家日本的構想」,強調海洋對日本的重要性;擔任過京都與東京兩所帝國大學哲學系教授的和辻哲郎也在《風土》一書當中,從「場所」哲學說明海洋對於日本人的正面性,同時,詩意地賦予海洋無限的躍動感與生命力;相反地,對大陸卻是充滿了「單調」、「空虛」、「漠然」等負面性的記述。

只要稍微具備一點世界史的基本常識,就會知道大陸及陸軍所代表的內向性/政治性,與海洋及海軍的外向性/經濟性。

戰後台灣,長期欠缺對大陸與海洋的知識性論爭;同時,軍方也長期偏重陸軍,忽視海軍的發展。眼前,面對全球通商貿易系統主導的自由市場經濟,我們的國家戰略確實出現破綻,短期之內,無從彌補。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