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筆記/觀低端人口 察海派京腔
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7-12-01 00:34聯合報 李春
北京大興發生火災後,地方當局趁勢驅離「低端人口」們。 中新社資料照片
北京大興發生火災後,地方當局趁勢驅離「低端人口」們。 中新社資料照片
中國大陸當今最熱四字,叫「低端人口」,那四個字本來因權力的傲慢而受批判,但北京大興區西紅門一把大火,燒死十九人,地方當局居然趁勢驅離「低端人口」們,給剛火熱的中共十九大「美好生活」,大大地抹了一把黑。

有關「低端人口」事件,如果發生在二十年前的中國,沒人會出聲,因為那時大家都還「低端」中;如果發生在十年前,也不會鬧得那麼熱鬧,因那時「低端人口」和「高端生活」還沒有結合得如此的緊密。當然,十年二十年的權力正忙著腐敗,不會那麼刻意的傲慢。

拜驅離事件所賜,有關「低端人口」,已有不少研究成果,這對未來的北京和中國,都有相應影響,包括未來北京花多大功夫建設,「低端人口」四字一定不由自主跳出。

研究今次「低端人口」事件,高論疊出。研究歷史的,有長篇論述,北京歷朝都是養窮人的地方,怎麼今天就容不得低端呢。又有研究城市規劃的人,論證出不可能有純粹的高端之城,那怕是首都。當然也有人預測,北京未來可以是官城,因為人工智能很快就來了。

跳脫這些研究,以輕鬆點的視角看,原來今次「低端人口」成為事件,與「海派」和「京腔」有關。有好事者說,北京今次鬧出大事的「清退」,其實來自上海不事聲張的「拆違」。只不過上海「拆違」完全「海派」,北京「清退」亮出太響亮的「京腔」。

上海「拆違」,就是拆除違章建築,跟今天北京幹的差不多,不過韓正親自督戰,媒體不得聲張,先督辦各區縣有關利益部門自拆所違,然後層層下拆,不拆之官,就地免職。官府之違,全部拆掉,這才要求百姓「拆違」。其中一些學校周邊多少米不得有足浴店等規定,民眾又還鼓掌。這當然是典型的海派政治。

據說一年下來,上海拆了六千萬平方公尺,走了多少人沒統計。韓書記不是因之「入常」,但還是受到今上表揚,而京兆尹那邊,是相當的坐不住,於是要加力而為。

北京大火所燒那大興區,相當於知縣的書記是前朝書記的大秘書,正要找機會表現忠心,於是亮出最有特色的京腔。而京腔之中,除了垂首的奉旨和喳文化,還有對草民如銅錘花臉的色聲,於是有了「低端人口」事件的爆發。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