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獵雷艦變噩夢,潛艦國造希望何在?
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7-11-30 23:47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海軍已召集律師團研議慶富違約後獵雷艦案走向解約的法律程序。圖為在義商Interm...
海軍已召集律師團研議慶富違約後獵雷艦案走向解約的法律程序。圖為在義商Intermarine手上的首艘獵雷艦船殼。 圖/慶富提供
經過一個多月喧囂,海軍獵雷艦案確定將在十二月八日正式啟動解約。這項曾被視為民間參與國防工業里程碑的計畫,如今不僅新船落空,廿多名軍官被記過懲處,更造成公營行庫一百多億元損失。儘管蔡總統宣示「國艦國造」政策不變,但獵雷艦計畫五年心血只換得一場空,若政府心態和執行方式不改,預算高達兩千億的「潛艦國造」難保不落得同一下場。

自造獵雷艦計畫當初雄心勃勃,如今卻淪為國家錢坑,難道都只是慶富之過?慶富公司原經營造船數十年有成,因而能爭取頂尖外商結盟,取得海軍標案;如果獵雷艦案能順利完成,對於本國的技術積累和產業升級將大有助益。遺憾的是,陳慶男以五億資本額取得三五○億獵雷艦案後,卻得了「政治大頭症」,四處承包與本業無關的工程,終告周轉失靈,甚至作假詐貸,成為人人喊打的「奸商」。陳家父子固應受到嚴厲譴責,但身兼造艦業主及商業秩序管理者的政府讓他們倖進得逞,當然也應負執行不力及監督不周之責。

案發後,外界才驚覺,獵雷艦的聯貸原來缺乏「三方機制」;軍方和銀行之間根本資訊不互通,才讓慶富有上下其手的偌大空間。聯貸銀行絕非首度承作公共標案貸款,照理不應不和軍方互相照會;癥結就在,軍購案一向具有高機敏性,國防部不願「外人」知道內情,銀行也不願接受軍方那套測謊、監聽、報備等重重管制。也因為這樣的本位主義,造成監督的制度裂隙,讓慶富可以矇騙銀行搬取貸款。

蔡政府上任後不斷強調國防自主,但對此案的處理,卻顯得疏怠。早在去年下半年,立委即對慶富財務運作陸續提出質疑,今年媒體更連續披露詐貸事證。軍方看到相關報導,向金管會詢問,卻不斷碰壁。當時的金管會主委李瑞倉,先前擔任的,正是率先替慶富作出履約保證的高雄銀行董事長。李瑞倉對自己親自經手的案件,反應如此遲緩,當然有虧監理職守。

再看綠營,一開始對此案的態度不是思考如何止血,減少對金融及國防的傷害,反而如獲至寶將其打成「馬政府弊案」;沒想到最後案情逆轉,火勢竟回燒到自己身上。包括行政院、工程會、高雄地檢署觀風望向不惜自辱的醜態,宛如現代版的「官場現形記」。行政及司法體系這種上欺下瞞、你遮我掩的態度,正是台灣政府失能的病根,如果政府內部罔顧專業和行政中立到這種地步,什麼「國艦國造」、什麼「國防自主」,結局都將只是一場華麗的呻吟。

在獵雷艦案鎩羽後,蔡政府沒有任何深刻反省,蔡英文只一味強調國艦國造還要繼續;這種輕率的態度,難道以為虧賠一百多億元的弊案,只是一陣霧霾吹過?尤不可忽略的是,獵雷艦案這波弊案,對軍心士氣傷害極大。歷年參與獵雷艦建案的軍官們,幾乎全數遭到株連懲處,不可避免會引發寒蟬效應。當初被認定正確的舉措,只因為執政者更迭,一夕全都淪為今是昨非;這看在年輕幹部眼中,自然不願再投身於風險高昂的計畫部門。建軍人才弱化的結果,與廠商議價磋商,可能吃了悶虧還不自知,這當然是另一種噩夢。

比起決定解約的巡防艦和獵雷艦,蔡總統力推的「潛艦國造」預算高達兩千億元,其間牽涉的技術度和困難度都更高,未來勢必遭遇更險惡的挑戰。在政治上,藍綠政客競相以摧毀對手為樂,對國家利益和國家目標毫無顧惜之心;在社會上,民眾因經濟遲滯而充滿怨忿,對任何疏失都抱持「零容忍」的態度;在軍中,小丑式的浮誇演出當道,忠勤耕耘的人才反成為代罪羔羊。這些,恐怕才是國防自主的最大隱憂。試問,一個連共同意志都無法凝聚的國家,能談什麼「國造」?

獵雷艦﹒慶富﹒潛艦﹒海軍﹒蔡英文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