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聯合/黃國昌自導的寓言
2017-10-24 02:08聯合報 聯合報黑白集



立委黃國昌。 記者王敏旭/攝影
立委黃國昌。 記者王敏旭/攝影
選罷法下修門檻後,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成了首位通過第二階段罷免門檻的對象。諷刺的是,正是時代力量堅持調降門檻才促成修法,如今,黃國昌卻要率先上場試刀。
對於罷免案,黃國昌和時代力量決定「直球對決」,呼籲支持者出來投票。相較過去被罷免者都低調以對,希望降低投票率,黃國昌的做法並不尋常。顯見,黃國昌想把罷免案打成「改革與反改革」、「守舊派與革新派」的聖戰。

事實上,罷免之所以成案,和反不反改革、守舊或革新毫不相干,純粹只是修法造成。過去罷免的高門檻,著眼於維持選舉制度的穩定,讓民選公職、民代和選民不會在選舉後還不斷因為操作罷免影響施政。降低罷免門檻,是由「割藍委」而來,那本身就是一次政治操作。

那次政治操作,造成了「同意票多於不同意票,且達原選舉區選舉人總數四分之一以上,即通過罷免」的低門檻。以黃國昌所在的選區看,只要超過六萬二千餘票支持,就算罷免成功。但上次立委選舉,僅黃國昌主要對手李慶華,就拿了六萬八千多票。這樣的罷免制度,難謂合理。

但再不合理,畢竟是黃國昌自己倡導的修法。無論用甚麼政治態度面對罷免,黃國昌一旦真被罷免成功,正好品嘗自己力推民粹修法的滋味。這頁民主篇章,也將如同寓言故事,警告所有濫用權力者:勿知法玩法壓迫別人,否則最後受害的,也可能反而是自己。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