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巴黎恐攻的蝴蝶效應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A-A+
2015-11-18 02:09 聯合報 倪世傑/虎尾科大兼任講師(新北市)

伊斯蘭國武裝人員於三周內相繼炸毀俄羅斯客機,以及在巴黎發動恐攻,相當程度地改變了當前國際局勢,歐盟、美國與俄羅斯之間的關係將發生微妙但重大的變化。

首先,美俄在烏克蘭以及克里米亞事件中鬥而不破的格局將成為過去。在本周於土耳其安卡拉所舉辦的G-20峰會休會期間中,美國總統歐巴馬與俄羅斯總統普亭進行會晤,雖未有正式的宣言,但經相關人員轉述美、俄兩國即便存在戰術上的分歧,但共同打擊伊斯蘭國的戰略目標是一致的,這在烏克蘭危機之後意義非凡。

莫斯科同時對烏克蘭也伸出友誼之手。俄羅斯將於今年第四季降低對烏克蘭的天然氣售價;普亭同時提出重整烏克蘭債務的議程,稍稍緩解烏克蘭嚴峻的國家財政與外債問題。在需要全力對抗伊斯蘭國之際,對烏克蘭伸出橄欖枝不僅有助於穩定西線,同時也能夠爭取西方國家更多的信任。

再者,德國梅克爾政府能否在這一場風暴中安然渡過,則對歐盟的未來具有高度指標意義。梅克爾政府對難民政策的寬容大度引起其執政聯盟內部的批判,而巴黎恐攻則更提供反對當前德國難民政策最好的理由。一旦其友黨基社黨因此脫離兩黨聯合政府,梅克爾將立刻面臨倒閣下台。

這不僅意味著歐盟在難民問題可能即將大撤守,同時,普亭在歐盟也失去一個能夠直接對話無礙的朋友;此外,英國卡麥隆政府脫離歐盟的行動將更前進一步。同時,在巴黎恐攻以及歐洲難民問題中,歐洲各國極右翼力量亦不斷增長,這些都是「疑歐派」陣營的成員。簡言之,一旦梅克爾政權不保,歐盟雖還不致於分崩離析,但歐盟統合的深化極有可能步入下一個黑暗期。

最後,巴黎恐攻亦牽動著亞太區域敏感的神經。周三舉行的APEC馬尼拉峰會正瀰漫著是否需要針對該起事件擬定共同聲明的疑問。APEC過去並未有就國際政治問題發表共同宣言的紀錄。與會者擔心,一旦有所行動,APEC成員國是否將成為伊斯蘭國下一波攻擊的標的?另一方面,北京必然擔憂,一旦APEC聲明涉及實際國際政治問題,南海主權問題是否也將列入會議討論題綱?為此,中國外交部長王毅上周還親赴馬尼拉向主辦方表示,切勿將此爭議性議題納入議程。

當美、俄因為反伊斯蘭國的大目標而暫時擱置爭議,歐盟的未來相當程度卻依靠梅克爾能否抵禦國內保守派的壓力,而歐盟內部各國瀰漫的保守氣焰使得疑歐派力量大增,歐盟統合深化的步調可能就此打住。而在東亞,國際反恐一方面有助於北京繼續對抗東突分離勢力,同時卻又擔心南海主權問題在國際多邊反恐的順風車中,成為多邊化解決的對象。

在台灣總統大選前夕,國際秩序因為巴黎恐攻而出現改弦更張的訊號,這就更提高華府對維繫台海和平穩定以及未來新政府兩岸政策可預測性的需求,這與二○○一年九一一事件後的發展如出一轍。無怪乎蔡英文陣營會將「產業立國」作為重返執政的政策定位,迴避引發聯想的高階政治主張,也不能不說是意料之內了。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