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從「完全執政」到「完全官派」
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7-11-12 23:59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蔡英文總統近期念茲在茲呼籲朝野團結合作,儘管如此,民進黨政府仍卯足全力以削弱國民黨為職志。從行政院通過將「農田水利會」改制為公務機關,和立法院繼之通過《政黨法》,無一不是衝著國民黨而來。也難怪,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向中常委保證:「蔡總統鬥爭手法未改前,兩人不會見面」。

蔡英文在國慶拋出「朝野領袖會談」之議時,吳敦義並未回絕;但民進黨追殺國民黨的腳步未曾稍緩。吳敦義和閣揆賴清德會面時,因他未就黨遭到不公平的待遇向賴清德抗議,已引起藍營支持者強烈不滿。藍營基層的聲音如此,加上民進黨政府持續的清算解構國民黨,吳敦義如何可能厚顏地和蔡英文「和解共生」喝咖啡?

總統府雖表示推動朝野對話誠意不變,但手上對國民黨的追剿卻未曾稍停;這樣的氣氛,還要奢談和解共生,簡直癡人說夢。除了黨產會持續猛烈追討黨產,當「慶富案」一出,民進黨影射並攻擊馬英九涉弊的手法和巨蛋案如出一轍。這些操作,彷彿不讓馬英九鋃鐺入獄,即難消綠營政客心頭之恨;不將國民黨掃入歷史的灰燼,就有負轉型正義之號召;不能假「公有」、「國有」之名把台灣的資源盡納入民進黨掌控,即不算「完全執政」。如此一味政治殺伐、只顧本黨利益的政府,又如何可能達成和解?

以《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的修法為例,隻手力推的立法院長蘇嘉全說得直白:「農田水利會改公務機關,可整合水資源,不會流於政黨利用水利會作為選舉工具,可消弭選舉樁腳的因素。」說穿了,一切就是為選票。水利會會長原為遴選,當初國民黨居國會多數時,為防陳水扁指派,改為直選制。如今十七個水利會長,有四人是民進黨籍,但水利會仍是民進黨心頭大患,非將其改為官派不可。其實,骨子裡,還是為了水利會龐大的人脈與資源。連民進黨籍的桃園水利會長黃金春都不滿地說,這是大開民主倒車,「民主時代哪有選舉還怕地方派系的」?對選舉出身的民進黨來說,實是莫大諷刺。

類似的作為,在文化總會會長、台北市農產運銷公司改組、榮民榮眷基金會、乃至於國語日報董事會解職等事件,一演再演。民進黨的狼性,是絕不浪費手中權力,任何未能握在手上的資源,都要巧取豪奪。宜蘭縣長連續指派兩人,更讓陳金德坐進縣府選縣長,絲毫不畏人言。未來,包括鄉鎮市長等職位,都可能順手成為民進黨「選不過就官派」的目標。

立法院急急通過《政黨法》,表面上是要規範政黨秩序,實際上是要藉此連同黨產會合力將國民黨餘溫完全撲滅。透過新政黨法的規範,不僅小黨生存不易,國民黨再起艱難,就連存在「萬年黨主席」的親民黨都可能面臨解散危機。唯一可以獲利的,就是球員兼裁判的民進黨,可以讓黨政軍退出媒體,並透過官派,讓公有媒體都由「獨派」把持;可以讓政黨退出校園,然後自己發展駐校代表與青年志工,再限制其他政黨在校園設立黨部。這麼一部《政黨法》,旨在方便民進黨透過政府「管理」其他政黨;整肅「前執政黨」,然後堂而皇之開創民進黨「一黨獨大」的時代。

為了鞏固政權,蔡政府不計毀譽地動用各種政經及法制資源,為明年選戰布局固票。從行政院一例一休修法,到宜蘭代縣長陳金德宣布退還違法農舍房屋稅,全都毫不掩飾地向財團示好,向資本家靠攏。在拚經濟的大旗下,拿前瞻預算護航地方財團,啟動全面政策搶票,再配合修法凍結水利會,絆住農漁會,再用種種追殺手段點住國民黨的死穴。

民進黨由「完全執政」演成「完全官派」,完全顯示了台灣民主的退化。為了權力,不擇手段,這樣的民進黨讓人瞠目結舌!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