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喊高資喊不高競爭力
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7-11-13 00:21聯合報 施恩吾/企管與投資顧問公司經營者、天使投資人(台北市)


行政院長賴清德(右),向上市櫃公司及國際級企業界喊話,「起薪3萬以下都太低了」。...
行政院長賴清德(右),向上市櫃公司及國際級企業界喊話,「起薪3萬以下都太低了」。本報資料照片
自賴清德擔任閣揆,行政院各部會都動起來,立院審法速度也加快。除了一例一休,最棘手也最可能展現賴揆企圖的就是解決工資偏低問題;繼軍公教調薪三%,上周更加碼呼籲上市企業起薪三萬元。

以經濟學觀點,人力工資就像貨品價值,有價格及供需關係;工資就是人提供服務的價格。貨品價格提高,若消費者購買力不變,則消費者對該貨品的需求量會減少(反之則增加);但消費者尚可轉買其他價格不變或更低的貨品,只是其品質或生活水準可能較差。另外,人力工資提高,若企業獲利率不變,則企業對該人力的需求會減少(反之則增加);但企業尚可轉雇其他工資一樣或更低的人力,只是其能力或工作績效可能較差。

有人會說,企業可調高貨品價格來增加營收並支付較高工資,但這種轉移不必然成功,消費者會改買其他貨品。就算這品牌有較高忠誠度消費者,長期來說也會減少購買量而造成企業盈餘下降,甚至使得某些部門結束營業或邊際型勞工遭解雇。

人不是貨品,人有就業以維持生計與生活水準的需求。勞動政策通常希望提高人民就業率。人是勞動市場供給者、可滿足企業對人力的需求;人也是需求者、須工作換取薪酬支應生活。故提高工資若換來高失業率,非大家樂見。企業若被政策制約而提高工資、但獲利率不成長就會先砍掉較低工作價值者;即使政策無強制,但因競爭力前景不佳而難以提高工資。

由此看,台灣企業常宣告缺工並非一致化問題,而是由於較辛苦工作但因工資不高而找不到人、較專業工作也因工資不高也找不到人;亦即,企業競爭力若不提升,或能勉強以較低工資找到不太願辛苦工作者或專業度不夠者。

對台灣高科技製造與數位產業而言,若創新轉型成功,所需求新技術與新專業的新工作會更多,工資競爭力預期也會提高;因此,政府更應針對創新轉型與創業投資新興產業的教育訓練加快政策補助。相反地,傳統商業、金融與服務業,雖生產力還可提高、但企業競爭力難以創新與持續成長,加上網路與物聯網經濟、大數據分析與人工智慧新人力等衝擊下,堅持市場經濟決定工資立場的結果,可能就是無法提高工資而沒落或被取代;且某些行業中低受薪者會更窮、因屈就更低工資或最低工資。

結語:(一)想提高全部行業一致工資的政策,反而有礙企業聚焦自身生產力與競爭力提升;(二)和產業保護政策需針對特定優勢產業一樣,工資提高政策也應針對特定邊際行業的邊際職務進行干預;(三)我們應釐清基本工資或提高工資政策,是否對長期經濟發展的壞處大於短期民氣凝聚的好處;(四)工資政策是一時手段,但是否可能因此挫傷長期目標:經濟永續、社會繁榮、人民樂業。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