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筆記/一例一休了,然後呢?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12-10 03:52聯合報 李莉珩


「我昨天晚上快九點才離開辦公室」,日前一群同學邀約周六登山,一位在銀行上班的同學叫苦連天,說每個周六上午根本爬不起床、「周休二日的頭一天幾乎都要在家裡睡很久,第二天才有力氣真正做一些自己的事情」。

她講的,我懂,相信很多上班族也都懂。台灣職場很多勞動環境不佳的問題,例如,人力縮減造成工作負荷過重、工時過長,加上許多企業都有著「加班是正常、不加班才是反常」潛規則,因此不管政府怎麼修法,可能都無法改變勞工過勞的事實。

猶記今年元月勞基法降低工時的新法剛上路時,勞工法定工時由雙周八十四小時降到每周四十小時,企業想出了很多應變措施。例如,同學上班的那家銀行,規定傍晚六點辦公室一定要關燈,主管也要趕員工趕快回家,以免被勞動檢查…部門裡的員工,雖然準時離開了辦公室,但還是要把做不完的工作帶回家。

不過,幾個月後,因為政府被新一波修法到底是要「周休兩例」還是「一例一休」搞得焦頭爛額,勞工工時超限的問題比較少被關注了,因此現在同學每天在辦公室做到晚上八、九點又變成常態。

在吵鬧推擠燒冥紙放煙霧彈中,「一例一休」終於在立法院定槌,勞工沒有「周休兩例」、七天假也被砍了。這項新法讓勞工在休息日加班可多拿加班費,年資淺的人也多了幾天特休假;雖然現在各企業的人資長都在傷腦筋明年的勞動調度、休假安排等事宜,但是,對勞工來說,多的加班費真的拿得到嗎?增加的特休假能休得完嗎?勞工過勞的現象可以改善嗎?

尤其,台灣經濟大環境的成長動能疲弱,企業總體競爭力第三季上市櫃公司的整體營收只剩微幅成長百分之零點四,下半年幾個勞動法規修改也讓企業人事成本增加,如「一例一休」要多付加班費、明年調漲基本工資和時薪等等,企業老闆不但慷慨不起來,更有不少企業面臨經營抉擇,大幅縮編、資遣、停業的事件最近又時有所聞,其中更不乏知名企業。

在這樣的氛圍下,即使立法院三讀通過了「一例一休」,對很多勞工來說,還是只能繼續賣命做下去;周休二日不管是例休還是休息日,就像鴻海董事長郭台銘說「員工主動加班、「而且公司不付加班費」,應該還是不會絕跡。

加班費﹒一例一休﹒工時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