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倫得諾貝爾獎 嬰兒潮世代的鄉愁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10-17 01:05聯合報 朱立安/教(嘉義市)


2016年諾貝爾獎文學獎得主由美國歌手巴布狄倫(Bob Dylan)獲得殊榮。 ...
2016年諾貝爾獎文學獎得主由美國歌手巴布狄倫(Bob Dylan)獲得殊榮。 圖為巴布狄倫2012年獲得歐巴馬總統頒贈自由獎章。(美聯社)
巴布狄倫曾對左翼反戰思維有重大影響,然而我向學生提到他擊敗日本作家村上春樹,贏得今年諾貝爾文學獎,學生一臉迷惑,提醒了我,當狄倫最知名的反戰歌曲大行其道,我自己都未出生。
一個學生形容得妙:「爺爺奶奶喜歡的流行歌手」!但畢竟這次狄倫得的是文學獎,並非音樂獎項;我曾在幾年前聽過狄倫現場演出,坦白說,咬字令人不太容易聽懂歌詞,幸而一些歌詞出版,只不過要從那些出版的歌詞去否定村上春樹之文學成就,筆者不敢下定論。

狄倫晚年得的是文學獎,恐怕不能單純以文學成就去判斷,而是世代、意識形態的綜合結果,且與美國總統歐巴馬剛上任就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有相當之類比與反差。歐巴馬如今即將卸任,很少人覺得世界比六、七年前更和平,連歐巴馬自己都承認,美國推翻利比亞格達費政權是重大失誤,而曾以反戰知名的狄倫對美國近年幾次出兵國際都相對沉默。

若本次諾貝爾獎得獎的其實乃「狄倫時代的美國」—某種嬰兒潮世代鄉愁,如今川普在美國的聲勢毋寧是反諷;若世代為一個重要因素,筆者在美國饒舌歌曲討論版中看到的評論頗引深思,畢竟,饒舌歌詞—尤其幫派饒舌亦堪稱美國重要民歌傳統、也是用來聽的文字類型、也對社會議題表達看法、也是徹底的「草根之聲」,對於流行文化影響更不在話下,然而這些討論似只把諾貝爾獎當成「超偶」等級的選秀節目。

狄倫此次得獎,透露文學界對於傳統與習俗之看法也許在轉變,大部頭作品所需的結構掌握似乎被愛情、喜、悲、譏諷…等要素之鋪陳取代,這新方向未在諾貝爾獎公布後獲得重視與討論,反而顯出這個獎急於拓展領域和影響力的無奈。另方面,諾貝爾獎前主席曾表示反對作家受政府補助;並非藝術家都不該拿公家資金,而是他擔憂公資源箝制創造力與藝術家的誠懇,巴布狄倫恰是個獲得商業成功,而不必靠政府補助的典範。

只不過,狄倫被視為當年美國激進左翼象徵,如今社會與半世紀前大相逕庭;年輕人曾對每件事都有答案,現在科技發達、世界更緊密,反而對每件事都在迷離中質疑。

一個複雜議題從鏡子外看進去、或從鏡裡看出去,大概比《愛麗絲鏡中漫遊》更讓人眼花撩亂;五十年前,巴布狄倫受訪被問到覺得自己是詩人還是音樂家?他回答,我只是個「唱歌跳舞的人(a song and dance man)」。五十年後的今天,筆者並無一百八十度不同看法。

諾貝爾獎﹒巴布狄倫﹒歐巴馬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