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馬家輝/香港「二二八」的台灣影子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2-27 01:38 聯合報 馬家輝 (香港作家)


香港立法會的「新界東」選區即將舉行補選,事緣一名屬於「泛民」陣營的議員去年因跟其黨(公民黨)的政改取態意見不合,憤然辭職,其空缺須以變相的「單議席、單票制」形式選出接任者,任期僅有四個月,卻意義重大,關乎民主改革勢力的鬥爭路線,亦即所謂「和平理性」和「勇武抗爭」之間的對立分殊。

由於影響關鍵,也由於補選日期為二月廿八日,故不妨戲稱之為「港式二二八事件」。

可用此戲稱的另一個理由是:「勇武抗爭」派的年輕候選人在競選過程裡不斷以台灣為例,聲言沒有「勇武」便沒有民主,從中壢事件到美麗島事件,從朱高正到林正杰,皆被他掛在嘴邊。雖然他沒有直接談及台灣的二二八,但其心中的重量級民主化範例,正是台灣的街頭抗爭,沒有當年灑在街頭上的鮮血,便沒有今天的台灣民主選舉制度。他誓言,一旦當選,將把「勇武精神」帶入議會,跟街頭戴口罩、丟磚頭、揮棍棒的行動者裡應外合,進行「無底線」抗爭,令香港問題「國際化」,徹底暴露北京和香港特區政府的不公不義云云。

民主改革勢力的另一位候選人來自公民黨,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鬥爭路線,認為香港社會承受不了暴力抗爭,也不應有不符合正義原則的暴力抗爭,深信唯有經由和平而得的民主始是有價值的民主。而他這信念,理所當然地被「勇武者」嗤之以鼻並嘲笑為徹底無效的「和理非非主義」。

「新界東」的選民人數接近一百萬,是立法會的一級戰區,民主改革勢力向來占了上風,掌握六、七成的選票,但這一仗確實難打,左有建制陣營的全力進擊,右有「勇武抗爭」對手的強力搶攻,所以他日夜含淚拜票,呼籲泛民支持者以「大局為重」,別讓建制派得逞,更別讓「勇武者」壯大。

票箱仍未打開,勝負猶為未知,但在政治意義上,「勇武者」其實早已取得勝利,因為候選人能夠在競選過程裡光明正大地宣揚「勇武理念」,用議會競爭遊戲反議會競爭遊戲,遊說香港人,至少在這階段,議會無效,別再迷信議會,香港必須用「無底線」來爭取新出路,不流血便沒有真民主。在其眼中,議會制衡的所謂大局,早已信譽破產,名為「大局」,實為「敗局」,必須用「亂局」來創「新局」。一局拆一局,「以台為師」的「勇武者」有其自成一格的抗爭邏輯。

甚至從策略的角度看,搶了「和理非非主義」候選人的票源,讓建制因漁人得利而占據補選議席,更有助於迫使香港人放棄議會幻想,由之更同情、支持甚至參與街頭抗爭。

所以,這一仗,「勇武者」只贏不輸,差別只在於贏的形式和贏的程度。

民主改革勢力的兩條路線,猶如賭場裡的兩張賭桌。一張桌上玩的是傳統廣東麻雀,十三張牌,可以胡大也可以吃小。另一張桌上玩的則是傳統牌九,每門四張牌,一翻兩瞪眼,攤牌見高低,容不下囉唆的餘地。

二月廿八日,港式「二二八」,政治賭局揭盅在即,台灣原來是無形的「影武者」呢。(作者為香港作家)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