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范疇/兩端的無知—愚民、賤民?賤商、愚士?
2017-11-01 00:37聯合報 范疇(跨界思考者)
王應傑對「愚民、賤民」言論引發爭議,發聲明並在臉書致歉。 本報資料照片
王應傑對「愚民、賤民」言論引發爭議,發聲明並在臉書致歉。 本報資料照片
報載台北商業理事會理事長在台灣競爭力論壇表示,「中國大陸這三十年來有翻天覆地的進步,許多一級、二級城市都已超越台北,台灣很多沒到過中國大陸的愚民、賤民,根本不知道中國大陸有多進步」。

我震驚了!不是由於該人士批評台灣有許多對中國大陸進步無知的人,因為確實有很多。震驚我的是,他用了「愚民」和「賤民」兩詞。希望不是出自惡意,否則,我也要說,台灣也有許多「賤商」和「愚士」,根本不知道中國大陸這卅年來的翻天覆地進步背後所付出的人民代價和社會坑殺。

先交代背景,免得落入無知者的口水。我一九八五年進入中國大陸經商,至二○一二年退休,期間在那兒連續居住的時間超過廿二年,而鄧小平南巡後的改革開放,僅僅始於一九九二年。我用過糧票、外匯券,吃過三毛錢的早餐,眼睜睜看著北京蓋起三環、四環、五環、六環,親身目睹上海浦東陸家嘴一棟一棟高樓拔地而起。當前富可敵國的互聯網大亨中有我在中關村的商業對手,二○○八年北京奧運就在我住處不遠。我親自面試、雇用、提拔過超過千名的大學新鮮人,月薪從一九八五年的三百人民幣到二○一二年的五萬人民幣,中途出去創業者為數不少(現在不少都比我有錢)。最重要的,我在北方農村住過五年,親眼看到部分農民在五年之內從月入一百五十人民幣到月入五千人民幣。

我知道什麼叫翻天覆地的進步,但正因為我知道、我看到、我感到,我敢大聲負責的說,如果不知道這些的台灣人就可被形容為「愚民」、「賤民」,那麼某些明明知道中國崛起背景和內情、而還靠片面討好官方發財的人,就可以被稱為「賤商」!別誤會了,我也是商,但我有兩隻眼睛,我不是獨眼龍。作為商,最低的標準應該是江澤民講的「悶聲發大財」,倘若得了便宜還賣乖,這不叫賤什麼叫賤?

談過了「賤」,來談談「愚」。我知道要糟糕了,這一談又會得罪許多人,但是,真的不能不談,否則台灣就要真愚了。除了商人,還有許多和中國大陸打交道的人,包括了媒體、學者、知識分子、財經專家和政治人物,此處為了方便通稱為「士」。

「士」對中國大陸不可能無知,甚至很有知。但必須心情沉重地點出,大約八至九成的「士」,接觸到的中國社會切片都是「往來無白丁」的官場、商場、學場人士,看的是官方媒體和數據,住的是高級酒店社區,逛的是一二線城市的商場華街。換句話說,印象的來源多半是「先富起來」的兩億人。兩億人,比起台灣區區的二千三百萬人,已足以嚇死人。但是,中國有十四億人,另外的八十五%、十二億人,台灣的「士們」見過他們嗎,和他們深入相處過嗎?生活過嗎?

兩億富裕人口,尤其是頂富的兩千萬,氣勢驚人。但是除了少數的「士」,如果和我一樣,和官、商、學打交道之餘,尚有閒暇看看北京「梁啟超故居」小小院子裡擠入數十戶人,城中農民工所住的地下室,城郊的大學生「蟻居」聚落,和被強拆強佔的失地農婦聊過,或蹲過那種直徑一米、架上卅釐米粗木板、跌下去就可能淹死的糞坑,他們可能就不會對中國的崛起盲目的捧讚,而了解到中國上演的是一場「雙城記」,而且是十五%對八十五%的雙城。

十五%的中國大陸,我只能說,了不起!但真的建議台灣的「賤商」和「愚士」們,也考察一下那八十五%的中國!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