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聯合/美國大選暴露了民主的困窘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11-01 00:22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美國總統候選人川普(左)與希拉蕊.柯林頓(右)。 美聯社、法新社
美國總統候選人川普(左)與希拉蕊.柯林頓(右)。 美聯社、法新社
距離大選僅剩一周,許多美國人還不知道要如何投票。川普威脅說,如果他輸了,一定是被「做掉的」,他不會承認選舉結果;這等於是在威脅美國人。而希拉蕊.柯林頓則被電郵魔咒纏身,聯邦調查局重啟調查,若投票後發現不法,她當選總統是否有效?
這次美國大選,被稱為「真小人對偽君子」之戰;素稱民主典範的美國,為何只能產生這樣的兩名候選人?伊朗總統羅哈尼感慨說:「你看總統辯論中,他們是如何指責、嘲笑對方。難道我們的國家要這樣的民主選舉?」這次負面示範,讓那些非民主國家的領導人振振有詞;而那些想要推動民主的國家,則尷尬無言。美國年輕人則普遍對這次選舉反感,與二○○八年歐巴馬當選時的振奮景象,不可同日而語。

美國人對民主失去信心,只是政治崩壞的一環;更可悲的是,政黨政治已失去推舉人才的功能。這次大選最能擄獲人心的,並非傳統兩大黨的政治人物,而是「非典型」政治人。桑德斯雖參加民主黨初選,但他的理念是民主社會主義,他一直是無黨派的獨立議員,僅參加民主黨團運作。而財閥川普則是政治素人,即興參加共和黨初選,卻打敗其他參選人。

從初選到總統辯論,川普像一個仇恨機器,不斷汙蔑其他族群並製造社會歧視,把大選帶到最醜陋的一層。最後,他還投下震撼彈,聲稱他不會認輸,意即他不接受選舉結果的正當性。政治惡質至此,難怪歐巴馬會說,這次選舉將是對美國民主的一次「信任投票」。

川普的反民主、反平等,其來有自。他所召喚的,是美國社會中自認為最委屈的一群:他們多屬白種人,許多人沒上過大學,覺得華府、華爾街、自由派媒體永遠不會替他們說話,唯有川普可以。他們的反對有理,但是他們選擇的代理人卻是錯的;因為川普並非白手起家,他就是華爾街既得利益的典型人物,他不可能真正反映低層白人的心聲。

對民主體制不滿,不是美國的特殊現象。今年以來,英國脫歐公投、德國地方選舉,都透露了民眾對在位政治人物和民主政治的不滿。明年還有法國總統選舉,以及德國聯邦議會選舉,都隱隱指向變天。這些選舉和美國大選有著類似的軌跡:其一,移民政策受到批評,認為這間接促成了恐怖主義;其二,全球化現象也是眾矢之的,被認為這導致工作機會喪失、貧富不均拉大。歐洲極右政黨的支持者和川普的支持者很像,他們都覺得自己被政府和社會遺棄,自己彷彿不屬於這個國家,因此他們用選票來教訓政治人物。

這次美國大選的失重現象,反映了幾點可憂之處:第一,這暴露既有民主制度設計的內在缺失,不足以解決國家社會的問題,更難滿足人民需求;第二,這將使美國失去道德制高點,難以再對其他國家指指點點;第三,這可能變成集權及非民主國家的藉口,用來反咬民主並不是好制度。

最明顯的例子是,中國大陸近年的快速崛起,為非民主模式塑造了正當性。對接受中國援助的國家,北京並不干涉其內政;而這些國家對於中國公民混合的市場模式及極權體制的效率,則充滿好奇和豔羨,認為是另類選項。事實上,中國模式近來受到的質疑也越來越多,除了經濟高速成長無法持續,政治上對社會和媒體言論的控制,都受到詬病。民主的缺點,在無法快速解決問題,而選舉造勢花錢太多,政黨與候選人容易受到財團的左右,以致無法兼顧社會公平。但集權的問題更大,為了虛幻的理想或口號,犧牲人權和正義,最後結果可能更糟。

民主制度必須不斷檢討、更新,從這次美國大選看來,這已是不容爭辯的事。關鍵在,政府自我反省及解決問題的速度,要和問題發生的速度比快。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