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誕恐攻/反恐統一戰線 美俄再合作?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12-22 00:38聯合報 汪哲仁/教(新北市)


德國柏林耶誕市集卡車衝撞攻擊事件後,全國警戒。圖為柏林市中心最繁華的商業區一帶被...
德國柏林耶誕市集卡車衝撞攻擊事件後,全國警戒。圖為柏林市中心最繁華的商業區一帶被警方全面封鎖,戒備森嚴。 中新社
耶誕夜前,歐洲又不平靜了。十九日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發生俄羅斯大使當眾被槍殺事件,數小時後美國駐土大使館遭人開槍;德國柏林耶誕市集發生卡車衝撞,造成至少十二人死亡的攻擊事件;連瑞士也發生三名穆斯林在清真寺遭槍擊。前兩案已確認屬恐攻事件,恐怖攻擊的陰影又籠罩歐洲大陸。
俄、土兩國定調這起槍擊事件是對解決敘利亞問題的挑釁,美國也迅速表示願意協助俄羅斯調查;而在柏林這邊,普亭也立即向德國發出弔唁。

這些事件後,美歐與俄羅斯關係似乎有微妙的轉變:恐怖攻擊重新成為雙方的共同敵人,其造成的威脅遠勝於兩造在地緣政治利害上爭奪。

二○○一年美國發生九一一事件後,當時正為車臣獨立勢力發動的恐怖攻擊所苦的普亭,第一個打電話給當時美國總統小布希,雙方迅速建立反恐聯盟。好景不長,美俄因二○○三年美出兵伊拉克而產生齟齬。就俄羅斯角度看,美方攻打伊拉克的目的是石油,而非大規模毀滅性武器,而且該戰爭更沒有得到國際認可。此後,雙方一路對抗到今年川普當選後。

川普當選後,俄羅斯與川普陣營互表善意,如今雙方同遭受恐攻威脅,合作利益再起。但國際情勢瞬息萬變,未來發展是否再度促成美俄關係正常化?

美俄關係若真的如二○○八年歐巴馬上台後的「重啟」(Reset),必須跨過一些門檻。首先是克里米亞與烏克蘭問題。對俄羅斯而言,烏克蘭是面對歐洲的最後一道緩衝,也向來是俄羅斯的勢力範圍,美國與歐盟願不願意承認此一範圍,成為解決烏克蘭問題的關鍵。但是對克里姆林宮讓步,就意味美國對歐洲安全的承諾動搖,將衝擊北約對抗俄羅斯的能力,更令與俄接壤的歐盟國家不安。

如果川普對外政策真的是「聯俄制中」,川普又提名與普亭交好的國務卿人選提勒森,未來美對俄採綏靖政策不無可能。屆時被犧牲的則是烏克蘭,克里米亞「回歸」俄羅斯的現實可能被西方承認,但烏東撤軍依然遙遙無期。只是犧牲烏克蘭將嚴重衝擊美國與歐盟的關係,特別是如川普政府減少對北約的財政與軍備支援,將讓俄羅斯坐大;但關係正常化後的俄羅斯,是否真能與美聯手抗中,仍是一個大大的問號。

再者,土耳其自與歐盟因政變與免簽案而冷淡後,轉向重新與俄羅斯友好。槍殺悲劇後,俄土都相當克制。俄羅斯為保持在敘利亞問題的主導地位,反而會加強與土耳其在敘利亞問題上的合作關係。如果俄、伊、土三方真的在敘利亞問題上達成協議,俄在東地中海地區的影響力,將可由敘利亞直通友俄的希臘,勢必大大降低美在中東的影響力,這不會是華府樂見的政策。

雖然共和黨內反俄勢力未必會讓川普與普亭和解,以減損美國的國際影響力,但在種種恐怖主義升溫的跡象看,俄羅斯越來越具不可或缺性。

俄羅斯﹒川普﹒敘利亞﹒恐怖攻擊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