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聯合/致後太陽花的政治冷感症患者
2015-10-22 02:15:55 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二○一六大選僅剩不到三個月,而選情卻出奇的冷。這除了受藍軍陣前換將周折影響,最主要的因素,是去年的太陽花學運對馬政府的威信構成嚴重挑戰,更使得許多選民對於民主政治感到深沉失望,難再點燃熱情。這種情況,尤以藍營支持者為甚,或可稱之為「後太陽花」的政治冷感症候群。

太陽花學運對台灣政治的衝擊,有利有弊,卻始終未受到認真的檢視和討論。其正面影響,諸如:年輕人的政治參與熱度升高,新世代的困境和心聲受到注意,台灣分配不均及世代剝奪問題表面化;而其負面影響則是:街頭運動衝撞民主體制和社會秩序,違法占領受到美化,政治論述出現倒退現象,網路聲量唯我獨尊,動輒霸凌民間的不同意見。尤其後者,對於那些非年輕世代、非網路活躍族群而言,他們認同的價值遭到抹煞,他們的意見甚至受到蔑視,他們的政治態度也因此變得退縮和冷漠。

從民主發展的角度看,去年台灣社會在太陽花運動期間的熱情澎湃,對比民眾今天對二○一六大選的反應冷淡,絕對不是一個健康的現象。原因是,任何社會激情或改革訴求,都必須透過體制的政治行動中尋求扎根,才有落實的可能;如果街頭燃燒的憤怒溫度如此之高,而選舉討論和參與的情緒卻如此低落,可能只會產生「尾巴搖狗」的民主。

假「反服貿」之名而起的太陽花運動,在綠營的補給下,演變成「反中」乃至「反馬」及「割闌尾」行動,甚至以占領立法院的方式借王金平之力反將馬政府一軍;其間,摻雜了複雜的藍綠政治角力因素,卻重擊了馬政府的軟肋。藍營去年九合一選舉的大敗,即肇因於執政者的畏首畏尾與處理無方;同一因素,極可能再度重挫明年的大選。

執政黨飽受太陽花衝擊,卻束手無策,這是它咎由自取,必須深刻反省。但與此同時,對於那些因太陽花後遺症而對政治喪失信任、乃至感到極度厭棄的民眾,我們則認為這是需要寬慰與鼓勵的一群,也希望他們能重拾政治參與的動力,台灣民主政治的根基才不致崩壞或傾斜。畢竟,民主政治最重要的骨幹,除了政黨,還是要靠一個個具有獨立意志的公民支撐。

太陽花運動之所以造成民眾的「政治冷感症」,主要作用有三:第一,學生占領國會、癱瘓政府的行動,讓許多人看到了民主體制的無力,因失望而轉為冷漠。第二,街頭的激烈行動和網路流行的批評言論,反映的主要是年輕世代的聲音,其他世代或非網路活躍者的意見相對受到輕忽,許多更成熟、深思的見解更淹沒於輕浮的民意之海。有些人因此懶得再發言,有些人甚至懶得再過問政治。第三,學生運動的激進性,不免對比較保守的民眾構成價值上的衝擊與挑戰。在一般民主國家,「大學向左,草根保守」原是常態,而台灣的太陽花學運卻因添加了太多政治香精,摻入太多仇恨與挑釁,竟讓許多人對自己的信念產生動搖,進而有了「政治無用」的倦怠感。

最明顯的例子是,藍軍選情一片低迷,在國民黨最近的「抽柱換朱」風波中,陸續有支持者傳出「不投票」或「投廢票」的聲音。上週臨全會的出席率僅六成,而台北市黨代表的出席率更低至四成,在在反映了黨內的疏離。這兩天,傳出黨中央將修改規章以便王金平出任不分區立委,「政黨票投廢票」的聲音亦不絕於耳。這些,都是症狀不輕的政治冷感徵候,有待藍軍設法克服。

許多藍軍支持者自詡是「自主選民」,對國民黨的決策常保持批評,或動輒予以否定。然而,觀察近廿年的投票歷史,最常在分裂、拒投或投廢票行動中飽嘗挫折的,也正是這些人,這實在是民主政治的弔詭。從自由意志的角度看,投票行為只要是個人的自主選擇,即無可厚非。問題是,這麼多的自主選民,多年來卻無法促成國民黨內部的轉型與提升,實在是令人遺憾的事。更值得擔心的是,如果這些所謂自主選民,卻因為一場學生運動而變得冷漠、消極、甚至虛無,那才是民主的大患。

台灣民主政治若走向退化,癥結其實不在誰代表台灣、誰代表中華民國的問題,而在選民變得冷漠與退卻,甚至對政治感到嫌惡。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