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穩定基金是要穩定電價 非穩定民進黨選情
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7-12-18 23:34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許多民眾戴口罩上街「反空汙大遊行」,他們在乎的不是電價,而是呼吸清淨空氣的權利。...
許多民眾戴口罩上街「反空汙大遊行」,他們在乎的不是電價,而是呼吸清淨空氣的權利。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經濟部長沈榮津最近在立法院表示,調漲電價會影響物價,明年四月政府召開電價費率審議會時,政府將動用「電價穩定基金」,把電價調漲機會壓到「幾乎沒有」。我國電價每年在四月與十月各檢討一次,沈榮津的談話,意味至少明年十月前都不會調漲電價。然而,花掉大把銀子,就能還給中南部一個藍天嗎?只怕不然。
台中、高雄兩市民眾周日上街舉行「反空汙大遊行」,這些民眾在乎的並不是電價,而是呼吸清淨空氣的權利。但蔡政府似乎不了解問題重點,卻以為只要壓低電價就可以消除民怨,空汙問題即可迎刃而解。事實上,民進黨沒說出口的原因,是明年就要縣市長大選,政府正在釋放各種政策利多,電價正是工具之一。也因此,綠委黃偉哲在質詢時赤裸裸說出了民進黨的盤算,指我國電價可能受國際能源價格走升影響而上漲,「但在政治上就是不行(漲價)」;沈榮津則立刻配合演出,做出明年選前不漲電價的承諾。

今年初《電業法》修正通過,其中一項重要改變是成立「電價穩定基金」,要求台電將超額盈餘提撥至這項基金,目前基金規模已逾八百億元。根據《電價穩定基金收支保管及運用辦法》草案規定,動用基金的主要用途,是要減緩電價短期大幅波動對民生經濟的衝擊。以目前國內外能源價格推算,我國電價明年四月調漲幅度約在五%左右,波動幅度並不大;但沈榮津卻宣示,會窮盡一切力量讓電價不漲。

自一九九一年迄今,我國進口能源依存度年年超過九七%,這顯示我國是高度依賴能源進口的國家,國內油電價隨國際能源價格波動是勢所必然。前總統陳水扁執政時,曾「凍漲」油電價;馬英九上台後,則推動「油電價格正常化」。然而,現在國人只記得馬英九當年推動「油電雙漲」引發的民怨,卻忘了他當年是在收拾陳水扁留下的凍漲爛攤。

當年油電凍漲,造成中油與台電的巨額虧損;解除凍漲後,則造成物價波動。殷鑑不遠,如今民進黨為了明年的選舉,不惜違背市場機制要凍漲電價,更在能源價格波動幅度不大的情況下,違反「電價穩定基金」的運用原則動支基金。此舉,美其名是為了穩定物價,骨子裡則是為了穩定民進黨選情。

蔡總統在總統大選前開的能源支票,至今不斷暴露跳票的徵兆。蔡總統選前說推動能源轉型不會造成電價上漲,選後則改口,聲稱每月使用三三○度以下的民生用電戶不漲電價。為塑造蔡總統能源轉型支票可以兌現的假象,沈榮津承諾明年選前不漲電價。但選前不漲,選舉結束後,若國際能源價格持續走高,我國電價豈非一次要漲更多?再者,八百多億元的電價穩定基金雖是台電的超額盈餘,但實為民脂民膏,為穩定民進黨的選情而動用全民資金,這不是假公濟私,拿國家資源去補貼執政黨競選嗎?

過去十年,國際天然氣價曾出現多次劇烈波動。例如,二○一一年日本福島核災後,以大量天然氣發電取代核電,即造成天然氣價大漲。蔡總統二○二五年要將天然氣發電比重提高至五成,未來我國電價受國際天然氣價格的影響將加大,甚至可能有錢也買不到。一旦國際出現戰爭風險或重大天然災害,天然氣價格勢必突然竄高,那才是動支電價穩定基金的正確時刻。現在,經長卻急著為電價凍漲背書,這是為政治服務,而非為經濟服務。

電價穩定基金是危急時的救命錢,絕不能當成經濟部可恣意動支的小金庫,更不能拿去為單一政黨的選舉挹注。十多年來我國多次油電凍漲,最終都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台灣油電價格好不容易回到正常市場機制,不能為執政黨孤注一擲,而走上回頭路。

電價﹒民進黨﹒選舉﹒核電﹒台電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