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俄和解…陸「長城魔咒」再臨?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12-19 00:21聯合報 陳永峰/東海大學日本區域研究中心主任(台中市)

根據日本共同通信社十七、十八日兩天所實施的的電話民調,安倍內閣在「日俄高峰會」後,支持率驟降五點九%(雖然依舊維持在高水準的五十四點八%);對於安倍—普亭會談的滿意度更低於內閣支持率甚多,僅有卅八點七%。此一結果顯現日本國民對於俄羅斯的敵國認識依然強烈,安倍晉三本人也在記者會中公開坦言「沒有兩國國民的互信,和平條約難以締結」。
雖然,只活在英語和中文空間的觀察家容易認為日俄擱置主權爭議,共同開發北方四島將為雙方帶來經濟利益。但是,像筆者這種日常性接觸日語空間的人而言,日俄之間的經濟互利一點都不重要,如果可能的話,日本跨國企業早就自發性的進行,不用等到政府來推動。這和蔡英文政權的「新南向政策」必然淪為空談是一模一樣的邏輯。同時,俄羅斯和台灣一樣,早已不是先進國家ODA(政府開發援助)的適用對象,在權力高度分散的日本,政府的政策手段極其有限,民間企業也不可能冒著高風險-低回報的風險進行自主投資。

因此,安倍和普亭目的都在政治。安倍追求的是自主外交;普亭要的是破除日美同盟+美韓同盟國在東亞海洋安保結構中的絕對優勢。只是這帶來的當然是中國的緊張。在日俄達成北方四島經濟開發合作協議之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馬上回應「中俄是全面戰略協作夥伴,近年來在兩國的共同努力下,中俄關係一直在高水準運行。中國願同俄國一道,繼續不斷深化雙方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對中國而言,緊張的根源不在於「日俄和解」或川普之後「美俄接近」的可能性,其更深層的意涵其實是「長城魔咒」的再來。

作為軍事設施的萬里長城,在滿洲人入關之後,成為無用的長物。但是,作為象徵意義的「長城魔咒」依舊存在。事實上,俄羅斯/蘇聯對近現代中國的威脅也從未解消。一直到一九九一年蘇聯瓦解,中國經濟崛起之後,壓力才稍微輕減。

中國只有從「長城魔咒」當中解放,軍事配置才有可能從「陸」轉向「海」。例如,忽必烈的日本遠征;康熙帝的台灣征服;以及今天中國海(空)軍的東海/南海進出。但是,從歷史來看,中國出海的持續力從來都難以持久。只要,「陸」的威脅復活,海軍力的擴張就難以持續。

基於此一歷史原理,眼前的共產中國,建國至今非常小心謹慎,細微周到地處理和蘇聯/俄羅斯之間的關係。其用心程度遠遠超過對美對歐對日的總和,其理在此。毫無疑問,此一歷史構造,在可見的未來,不會改變。

俄羅斯﹒普亭﹒安倍晉三﹒新南向政策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