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美元和人民幣的世紀博弈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12-19 03:10經濟日報 經濟日報社論


上周美國聯準會(Fed)宣布升息1碼,決策官員預估2017年升息三次,2018年再升息二次。由於聯準會以較預期更快的步調緊縮貨幣政策,激勵美元升值,美元指數攀上14年高峰。強勢美元造成亞洲各國貨幣的重貶,更加劇近來人民幣的貶勢;在美國準總統川普持續指控北京操控人民幣匯率導致美中巨幅貿易逆差情況下,美元和人民幣匯率變化,已成為美中兩大經濟體間的世紀博弈。

長期以來,強勢美元是美國戰略利益的重要環節。在2008年金融海嘯之前,強勢美元吸引全球資金流向美國,各國央行外匯準備大部分亦用來購買美國債券及美元資產,美國經濟及美元在全球的龍頭地位無可挑戰。但為因應金融海嘯衝擊,聯準會自2009年3月開始祭出量化寬鬆(QE)政策,雖穩住美國經濟,但也導致美元長期弱勢,尤其中國大陸經濟趁勢崛起,吸收大量QE釋出的資金,累積巨額外匯存底,人民幣一度成為全球最強勢的貨幣,對美國經濟龍頭地位構成嚴峻挑戰。

鑑於此一慘痛教訓,聯準會自2014年開始讓QE逐步退場,並在去年12月首度升息,這次二度升息後,更確立美國將進入升息循環。聯準會貨幣政策轉向,亦引導美元重返強勢時代,自2014年開始,全球資金流向開始逆轉,新興市場尤其是中國大陸資金快速回流美國,多年強勢的人民幣亦由升轉貶,跌勢更逐漸加大,美元和人民幣的第二度較量,鞏固了美國經濟龍頭地位,也讓被市場吹捧多年的「中國夢」遭遇重挫。

自2010年6月大陸第二次匯制改革後,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從約6.8一路升值,到2014年初最高接近6.05,之後即轉趨貶值,去年到今年貶勢加劇,迄上周已貶至6.95。而自2009年美國實施QE後,大陸外匯存底從不到2兆美元,迄2014年年中遽增至3.9兆美元,之後開始回落,至今年11月已降至3.05兆美元,減幅近四分之一,對大陸金融及經濟的衝擊愈來愈大。

早在今年年中,金融市場預測聯準會年底加息已是定局,當時預估年底人民幣匯率不致貶破6.7關卡,但近來人民幣貶勢超乎預期,原因除聯準會宣告美國進入升息周期外,川普經濟學威力發酵,是更大原因。川普強調美國優先,宣揚貿易保護主義,要讓製造業重返美國,對企業外包製造產品輸回美國課以重稅;另一方面,川普將對企業大幅減稅,高達數兆美元的企業海外獲利稅率將大降至10%,並宣稱在十年內將斥資1兆美元再造美國基礎建設。這些意在減少美國貿易逆差及吸引全球資金回流的政策,對大陸明顯不利,因而也加重近來人民幣的貶勢。

然而,強勢美元和川普經濟學能否併行不悖,卻是很大問題。川普要捍衛美國的貿易利益,讓製造業重返美國,但強勢美元形同是對美國出口產品課徵重稅,對元氣未復的美國製造業,無疑雪上加霜。而川普承諾未來四年將努力使GDP(國內生產毛額)成長率達到3.5%,這意味美國未來將更依賴擴張性財政政策,因此將進一步推高利率及美元匯率,從而擴大對製造業的傷害。而川普指責中國操縱人民幣匯率,但強勢美元和強勢人民幣是彼此互斥的政策,難道川普會棄美國戰略利益於不顧,不再維持強勢美元政策?

北京站在自身利益和經濟穩定的考量,現階段最優先的任務是穩住不斷外流的資金,而人民幣匯率止貶甚至略為回升,將有助目標的達成,所以,人民銀行應不致放任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貶破7的關卡,但短期看貶人民幣的心理因素,也可能迫使人行讓人民幣一次貶足,以消除市場預期心理。

中長期而言,美元和人民幣的相對強弱,關乎兩大經濟體未來走勢及彼此間的博弈,誰會是最後贏家,就看川普和習近平兩人的本事了。

人民幣匯率﹒川普﹒美國聯準會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