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拿出「抗煞」精神迎戰禽流感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7-02-14 01:28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面對禽流感來勢洶洶,政府應繃緊神經,拿出當年抗煞的精神迎戰。 圖/本報資料照片
面對禽流感來勢洶洶,政府應繃緊神經,拿出當年抗煞的精神迎戰。 圖/本報資料照片
禽流感疫情迅速增溫,不但有境外移入的人感染H7N9確診病例,台灣東西部養禽場也紛傳H5N6的雞鴨鵝遭殃疫情。事實上,韓國及中國大陸早有嚴重疫情,台灣的防疫卻遲遲未啟動,喪失「禦敵於境外」的先機。對照二○○三年那波嚴重呼吸道症候群(SARS)防疫措施的有條不紊,這波禽流感的防疫實在不堪檢視。
農委會、衛福部是國家兩大防疫龍頭,在關鍵時刻,竟然因首長異動遲遲未能張開防疫網,直到新首長上任才展開工作已措手不及。更可議的是,行政院未盡督導之責,直到西部養殖場也淪陷,才成立中央防災應變中心。

上月底,一名在廣東工作的男子感染H7N9返台,即暴露我防疫網漏洞處處。病患在廣東發燒返台就醫,機場體溫篩檢沒攔下,又被醫療中心錯診為「類流感」,直到肺炎高燒住院才確認感染H7N9,已是第十天。二○一三年H7N9世界首例出現於上海,當地醫療機構一天即確認,且完成病毒解析。台灣這個首例,已是全球第數百例,我們的醫療機構卻看不出來。

H7N9的主要疫區在中國大陸,沿海省分幾皆淪陷,死亡率迄今達廿%,比SARS高一倍,危險性極高。其病毒由候鳥傳至鴨時,保毒但不發病;但傳到雞時,就大量死亡;如何傳人,則尚不清楚。病毒基因源頭,可能是長江口三角洲、崇明島濕地的雁鴨,經由東亞遷徙的候鳥傳播。台灣在東亞候鳥遷徙路徑上,H7N9應防也能防,卻未防。

H5N6的防疫同樣離譜。大陸二○一四年傳出疫情,韓國去年十一月起大爆發,撲殺了三千三百萬隻家禽,達全境四分之一養禽業的規模。除造成禽、蛋相關產業供應斷鏈,還關閉動物園、濕地賞鳥場所,進行大規模防疫。日本的H5N6疫情,則撲殺禽鳥接近一五○萬隻,全境都有防疫動員。對這些,我國政府卻毫無作為,甚至未呼籲民眾警覺。

回顧當年台灣應對SARS的表現,其實頗有水準。前一年底全球首例SARS病患出現在廣東順德,台灣公衛、防疫專家即密切監控大陸疫情,隨即召開專家會議討論,向政府提出建言。也因此,台灣遲至隔年四月和平醫院出現混亂,才爆發SARS疫情。可見,及早監控鄰國疫情,有助於疫情擴散時的應對。

去年十一月韓國傳出禽流感疫情,隨後日本也在候鳥棲地水體檢出相同病毒,世界動物衛生組織即通知台灣要提防。因為西伯利亞候鳥經韓、日南下遷徙,下一站是在台灣度冬,我國發生疫情幾乎是必然。更怕的是,外來病毒與原來的在地病毒結合,殺傷力將倍增。然而,台灣非但未每日召開專家會議,政府部門的防疫步調也極凌亂。

防疫概念不夠精準,也是一個問題。官員談到不同病毒類型時,往往只聚焦在會不會「人傳人」,如果只是「禽傳人」,似乎就可以鬆口氣,這並不正確。禽流感對人的威脅不大,H7N9僅十一人死亡,日韓的H5N6疫情未傳染給人,但對產業的衝擊卻不可小覷。韓國養禽業受H5N6重創,連雞蛋都得進口,延燒三個多月的疫情大致已獲控制,但禽場重建得費上幾年工夫。

這一波禽流感防治,在新首長上任後已陸續啟動,而地方顯得比中央積極;中央雖想補上缺口,但卻仍未能掌握疫情發展。待解的謎團是:為什麼疫情先在東部爆發?東部與西部疫情的關連性為何?或者H5N6早就入侵台灣,但疫情卻被忽視或刻意掩蓋,僅當成一般疫病處理?

中央既已開設防災應變中心,即應動員所有防災人力,每天舉行專家會議,檢視防疫有無更嚴密的空間。「區域聯防」也是正確作法,檢疫站要落實運禽車輛的檢查和工具消毒,市場現宰活禽則務必徹底禁止。

面對禽流感來勢洶洶,政府應繃緊神經,拿出當年抗煞的精神迎戰。

疫情﹒禽流感﹒韓國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